老城记忆  
捕 蝉
已有 1050 个人阅读了此文章 [字体 ] 发布日期:2013/5/8 0:29:33

        蝉的通俗叫法是“知了”,吾乡则叫“蝭蛯(ti,lao)子”,是一个早在汉代就有的古老名称。每年夏天,大树茂密的枝叶间就会传来阵阵蝉鸣,中午天热时分它就叫得更起劲,蝉鸣单调而嘶哑,所以远不如蝈蝈的叫声受欢迎,当然也没有人养它来娱乐。不过,唐代曾时兴养蝉,据宋人陶谷《清异录》载,当时长安城里的游手之辈,夏天捉来蝉在街上出售。他们还为蝉起了一个很有诗意的名字叫“青林乐”,买主则多是妇女和儿童。古代家庭娱乐很少,主妇们闲得无聊,买只蝉来挂到窗前,听着它那顿挫悠扬的长鸣,也算是一种精神享受吧?不过蝉是吸食树汁而活,不吃一般食物,应该很难养,所以现在没听说有谁养蝉听叫。唐人养蝉用的什么妙法呢?不得而知。

        捕蝉是农村儿童的一项游戏,儿时我是捕蝉的能手。乡下捕蝉不是卖,而是吃,嫩蝉可以炒着吃,香而脆,卷在饼里尤为妙。捕蝉的方法有几种:一是用火攻。《荀子》中记载“夫耀蝉者,务在明其火,振其树而已”,就是此法。晚上在蝉多的树(一般是柳树)下点火,一人爬到树上用力摇动树枝,蝉便惊叫着飞向火堆,树下的人围着火堆捡蝉即可。二法是粘蝉。将面筋粘在长竹竿上,慢慢靠近树上的蝉,就可粘住蝉的翅膀。《庄子》里说的“承蜩犹掇之”,就是指此。某著名画家取《庄子》文意画粘蝉,粘住的是蝉的头部,这就不对了。蝉的外壳坚硬而光滑,只有双翅才能粘住,其他部位用面筋是粘不住的。另外他把粘蝉画作钓鱼状也不对,粘蝉时竿是高高举起的,与垂钓不同,因为蝉是在树上,而不是在地上。三法是用箭射。此箭并非直接手持,而是安装在一根长竿上,以利接近树上的蝉。前些年为了给我的《中国鸣虫》配图,回老家自制一箭,让我家孙女持箭射蝉,以“还原”真相。这几种方法都是很古老,汉画像石捕蝉图中,群童在大树旁,既有粘蝉者,亦有射蝉者。


        其实最好吃的并不是成虫的蝉,而是蝉的幼虫,吾乡谓之“蝇崂猴”。到了每年的六七月份,是蝉出洞的盛期。每到傍晚,只见村里村外,人们三三两两,在大树下来来往往,时俯察于地下,时仰观乎树前,行色匆匆,若有所失。幼蝉生长于地下,要等太阳落山后才挖洞爬出地面。洞口一开始甚小且薄,慢慢变大,直到它的身体能够爬出。那些来来往往的人们细细地观察地面,就是在寻找这个洞口。找到洞口,将食指伸进去,幼蝉的一对前足就会紧紧地抱住手指,一提即出。如果人们没有发现洞口,幼蝉爬出地表后就会寻找最近的一棵树,顺着树干往上爬,直到它找到合适的地方才停下来。所以捕蝉时还要不时围着树干,仰面细寻,只要发现,就用小棍把它够下来。捉到这种幼蝉后,要先用盐腌起来,第二天以油煎之,其味’无穷,下酒亦佳。直到现在,家乡仍保留着这个传统,“油炸金蝉”也成了一道名菜。   

        十几年前我还住在校园里,到了蝉出洞的季节,我就会在大中路两旁的树下逮蝭蛯猴。有人见我转来转去,颇有怀疑,跟着我频频追问:“你找嘛?”后来我在筒子楼里用油煎了下酒,香气四溢,邻居发现我在吃蝉下酒,皆作出惊恐之状,遂满楼里传为笑谈。



 
分享到:
 
        版权所有:晋元宏古典文化艺术交流网  津ICP备12000524号-1  联系电话:13302112075 您是本站第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