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lideshow_large
  • slideshow_large
  • slideshow_large
  • slideshow_large
  • slideshow_large
 
行业新闻  
《中国紫檀黄花梨家具的研究与辨伪》全文
已有 4982 个人阅读了此文章 [字体 ] 发布日期:2/29/2012 2:26:42 PM

中国紫檀黄花梨家具的研究与辨伪》----紫檀部分  邵敏健著


 目      录
 前言
 
第一部分  紫檀
 
一、什么是紫檀?
二、紫檀的特征
二、紫檀无大料吗?十檀九空是真的吗?
三、古代时紫檀在我国及广东的使用概况
四、紫檀家具赏析
五、紫檀家具的辨伪
 
第二部份   黄花梨
 
一、黄花梨的概况
二、什么是越南黄花梨?什么是海南黄花梨?
三、黄花梨的特征。
四、黄花梨家具赏析。
五、黄花梨家具辨伪。
 
第三部分  与其他书籍中的不同观点探辩
 
一、与故宫博物院的专家们商榷
二、与《鉴宝专家张德祥谈家具收藏》(张德祥著)探辩
 
第四部分 收藏紫檀黄花梨家具的注意事项
 
一、要慎重看待“捡漏”
二、什么是“京作”和“北方工”?
三、千万不要迷信专家
四、收藏新紫檀黄花梨家具须知


前   言
 
        这几年国内的硬木家具收藏热方兴未艾,古代的硬木家具很抢手,价格逐年攀升;紫檀和黄花梨家具更倍受追捧,近几年屡屡拍出高价。这两种家具是木器里的颠峰,它们就象是瓷器里的官窑一样,是收藏者最关心的品种。但现在从国外进口的木材品种也越来越多,难分真假的“紫檀”、“黄花梨”家具遍地都是。拿这些新家具与旧家具对比,则无论是颜色、木质、木纹、香味等方面都出入很大,使广大消费者云里雾里,莫衷一是。
现在书店里各类介绍家具、木材的书刊越来越多起来,其中论及紫檀和黄花梨的也不少,但很多都是你抄我、我抄你的,一些论述和图片已是逢书必有、耳熟能详!只可惜多数是错谬不断,概念模糊而混乱。很多作者或编者自己既没有木材老料标本,也没有一两件老的紫檀和黄花梨家具藏品;既不买卖,又不实战,照样大模大样的出书,真不知他们的实践经验和眼力是从何而来!根据笔者对全国古玩市场的古董商和我国各级别的专家学者们的接触、调查得出的结果,笔者可以负责任地说,全国真正懂得硬木和老硬木家具的人不会超过3个!
在这些有关论述紫檀和黄花梨的书里,周默先生著的两本书《木鉴》和《紫檀》其中很多观点还是比较接近事实真相的。因为周先生是林业专业出身的,观察的角度多以木材专家的习惯出发,可能手头又缺少明清两代的家具实物,所以还有许多问题没能解释清楚。又因其阐述紫檀和黄花梨时多是从木材学的角度去解释,这就难免有些地方会让人诲涩难懂;再加上没有结合老家具的图片来解释读者较关心的问题,所以实战性不强,这不免令人觉得略感遗憾,但仍然不失为两本有调查研究的好书。
       有感于此,本书就是想从老木料和家具实物的角度,多用老家具图片来分析这两种家具及其木材特征。增强本书的实用性,祈望能起到抛砖引玉、补遗拾缺的作用,则吾愿足矣。本书所用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采用笔者本人的真实藏品。
       在多数研究古家具和硬木的书里,为什么有很多专家都围绕着几个问题兜兜转转,总是搞不明白?究其原因,大多都是遗漏了一点:他们没有认真研究广东的外贸史、硬木家具史和广作家具。要研究硬木家具,不留意研究广东的历史和广作家具,那永远是不完整的、残缺的,也不可能真正搞清楚事实的真相!因为广东在全国是最早制作和使用硬木家具、也是唯一一个从古到今一直用硬木制作家具的省份;尤其广东是中国唯一一个出产名贵硬木(红木)的省份——即海南黄花梨。海南岛历史上是广东的一部分,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才独自成省,其所产的黄花梨在以前也是运到广州上岸、囤放、打税、然后销售的。
       广州是中国最早与东南亚、非洲及欧洲有商业贸易往来的城市,早在秦汉时期就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也是华南的商业和金融中心。广州在汉代时就已进口和使用紫檀、黄花梨、花梨等硬木。因为广东人从古至今都喜欢烧香,最初的紫檀和黄花梨是作为香料进口到广州的,紫檀叫紫檀香,黄花梨则叫黄檀香(降香),白檀叫白檀香。这从晋唐时期已有很多古籍提及和论述,以至古时有人以为广东也产紫檀和白檀,其实广东只是这些木材的集散地。广州地区从古至今都有大量的名贵硬木汇集,从来不缺大料、好料,所以珠江三角洲地区直到现在还是古代硬木家具存世量最大的地区。
       在明清两代,广州一直被皇帝称为“天子南库”,其重要性可见一斑。广作家具在明清时期也领导了全国潮流几百年。所以要研究硬木及其所制家具,忽略了广东便会有很多问题无法搞清楚,使北方很多不重视广东历史和广作家具的专家学者搞出了许多诸如“黄花梨是海南独有的”、“紫檀无大料”、“十檀九空”甚至“紫檀绝迹论”之类的大错特错的谬误,以至贻笑大方!
       在这里先介绍一下我个人的实战、收藏经验及经历:笔者当过兵,做过十多年的新闻做从业人员,也搞了十几年的古旧硬木家具收藏,现任广东省收藏家协会理事,是广东省最大的紫檀、黄花梨老家具专项收藏家。十多年来,笔者收过近万件硬木老家具,从中挑选保留了约两百件紫檀和黄花梨的老家具,也练就了较强的眼力和丰富的实战经验,对紫檀、黄花梨木材及其家具的研究已颇有心得。
       作为一个普通人搞收藏是很不容易的,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真正投身其中的人们才能切身体会到。很多人都被捡漏的故事感染了,谁都希望自己是下一个在地摊或乡下突然捡一个大漏的幸运儿,一朝就成功了、成名了、发大财了!现实中哪有这么容易的事啊?捡漏的机会是靠眼力、经验、财力和勤奋积累出来的。想捡漏,既要练就一双火眼金睛,拥有在烂木头堆里挑出紫檀和黄花梨的能力,还要摸索出一套可以还原它们本来面目的方法,以便让所有的行家和专家们都能看得懂、看得明白才算完事。
       另外,搞收藏要学会跟藏品对话。收到一件东西,从开始给它搞卫生起,就要不停地跟它沟通:你多大了?经历过什么?原来用你的人家是怎样的?有多少人用过你?我这样给你搞清洁、搞还原对吗?这些都得一一跟藏品沟通。如果它是一件老器物,在我们之前肯定有很多人用过它,会在它身上留下许多痕迹和信息,能看到这种痕迹,接收到这种信息,就不容易犯错误了。
       本书会用大量的老家具实物图片来分析紫檀和黄花梨,把笔者十几年来所收之藏品、老木料和实践、实战的经验都写出来,尽量做到图文并茂、通俗易懂。但限于本人的水平,错漏之处在所难免,还望先达们予以大力斧正。如有朋友想与笔者联系,可发电邮至邮箱:shaominjian@126.com。有兴趣的朋友也可直接到北京丰台区成寿寺路爱家红木大观楼三楼3182-3183号“赏檀阁”参观笔者的藏品,当面探讨交流。
 
 
第一部分  紫檀
 
一、什么是紫檀?
 
       这个问题笔者早在2006年8月5日的《经济日报》就发表过一篇小文,专门阐述过这个问题。在这里笔者会用更多的篇幅和更详尽的资料来加以剖析。
       紫檀,就是指古代的帝王将相、富商巨贾们用来做家具器物的一种最好也是最贵的热带硬木。古代的时候,紫檀比黄花梨贵10-20倍,现在倒过来黄花梨比紫檀贵10倍,这是很不正常的现象。因为无论黄花梨如何美丽漂亮,单论木质的话黄花梨跟紫檀相比还是有差距的。有一对清中期时在广东打造的紫檀顶箱大柜,柜门内刻有铭文款识:“大清乾隆岁在乙已秋月制于广东顺德县署,计工料共费银三百余两,鹤庵冯氏识。”那时一个县令的月薪才不到六两银子,三百多两银子在当时已经可以买到一座庄园了!古代紫檀的价值由此可见一斑。笔者十几年来收过近万件的硬木老家具,发现存世的老紫檀家具确实比老黄花梨家具少十倍以上,所以老紫檀家具在今后的大幅度升值是可以预期的。
       在这里首先要澄清一个概念——就是紫檀并没有“大叶紫檀”和“小叶紫檀”之分!“大叶紫檀”是商家们为了蒙蔽不懂行的顾客所编造的一个名词,它指的是近十年才从非洲引进的黑酸枝——卢氏黑黄檀(见图1和图1a)!为了区分产于印度南部的、古代就在使用的印度檀香紫檀(见图2),这些商家们又生造了一个“小叶紫檀”的名词来称呼檀香紫檀。不过无论他们再怎么忽悠,别的木材也不可能变成紫檀!古代也从来没有用过“小叶紫檀”这个名称来称呼过紫檀。所以紫檀就是紫檀,它只有一种,是独一无二的!广东从古至今一直的叫法都是紫檀,与古书籍和明清两代皇室档案的叫法是一致的,绝对没有什么大叶、小叶、牛毛纹、花梨纹、鸡血纹等紫檀的别称!
最初“大叶紫檀”是专指非洲的卢氏黑黄檀(即黑酸枝),现在又有厂家开始用“大叶紫檀”来称呼印度等地产的紫属花梨和“非洲红檀”的趋势,这一点应该引起消费者和有关管理部门的重视。以后一听到“大叶紫檀”大家就要小心了,他就是告诉你那肯定不是紫檀!
  
二、紫檀的特征
 
       国家的红木标准里把紫檀定义为“檀香紫檀”,这个定义还是比较准确的。就是说:并不是所有木质细密、颜色红紫、足够硬度(沉水)、含油量高的木材便可以叫紫檀。它必须还要有一个其他木材不具备的特征——就是要有纯正的檀香香味!这就是紫檀的特性!因为别的黑紫坚实沉重的硬木,它不可能长出紫檀的香味,就象杉木长不出松木的香味、榆木也长不出楠木的香味,其道理是一样的,这是木材最显著的特征之一。
       许多人以为紫檀并没有很明显的香味,这就大错特错了!真正的老紫檀木料非常香!广东是最早利用和使用紫檀、黄花梨、酸枝这些贵重硬木的省份。早在秦汉时期广东就使用紫檀、黄花梨当香料来燃点熏香。可能是古代的南方多瘴气,所以广东人从古到今都很喜欢烧香,连文化大革命那个年代都没有中断过,所以紫檀一开始是作为香料进口的。很多古书都有记载檀香分三种:紫檀香即紫檀;黄檀香(降香)即黄花梨;还有就是从古到今都用来烧香的白檀香(见图3)。笔者本人就一直用紫檀和黄花梨碎料来当香燃点,在书房里只要烧一两次,满屋子香味就会经久不散。
       老紫檀因为太坚硬结实,平时确实闻不到香味。在开锯时会有一点点的香味;打磨时香味稍大;若点燃后吹灭明火闻其白烟,檀香味则非常的浓厚而纯正。说紫檀没有香味的人要不就是手上没有真正的老紫檀标本,根本没搞清楚事实的真相;要不就是别有用心,故意混淆视听。这里请注意为什么再三强调要用紫檀老料,因为紫檀老料是在山林中自然生长几百至上千年的老树,其油重、其香满(见图4)。紫檀新料---指近十年才砍伐的小口径树林或人工林(见图5),因为其生长时间短,可能只是几十年至一百年的树龄。这样的木料木质会较轻、较差,紫檀的特征和香味自然就弱了。所以买紫檀新料家具的朋友不能不察。
    紫檀除了有檀香香味这种特殊的特性外,它还有其他的一些特征:锯开的紫檀木有很多种颜色(见图6),如黑红(见图7)、红黄(见图8)、紫红(见图9)等颜色,且紫檀也有油檀和糠檀之分(见图10)。在肥沃的土壤上生长太快的紫檀木质会较糠,树径大而多数不空心;生长在贫瘠的土壤或多石山上的紫檀会长得慢,木质较好,含油量更高,更坚重,但树径小而多空心。油檀重且颜色深,糠檀轻则颜色淡,有时会接近浅黄色。所以有些老紫檀家具在同一件家具上,所用的材料颜色不一样,色差会很大,木质也相差很大(见图11)。这是摘自周默先生著的《紫檀》》一书第59页(见图12)的紫檀罗汉床,该床就是一张典型的油檀和糠檀在同一件器物上混用的标准器,不过却被胡徳生先生和几位专家判断为80%是酸枝木!
       紫檀的木纹也分好几种,但在广东只有一种叫法,就是统称为紫檀。北方的叫法比较混乱,有什么“小叶紫檀”、花梨纹紫檀、牛毛纹紫檀、鸡血纹紫檀、金星紫檀等叫法,相当繁复,其实在古代这些都统称为紫檀。除了什么“小叶紫檀”是商家们凭空捏造的之外,其他的叫法都是因为紫檀的纹路和木质等表象不一样才叫出来的。既然这些叫法已经传开了,我们就来看看它们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牛毛纹紫檀(见图13),牛毛纹是家具在使用的过程中木材表面经过磨损和风化后才显露出来的,刚打磨好的新家具表面很难看到。
花梨纹紫檀,这种木纹包括两类,一类是木材上长有黄花梨的行云流水纹(见图14),这类比较少见和罕有;另一类是一些糠檀因为长得太快,木质接近花梨木的(见图15),这类比较多见。
直纹(见图16)和山峰纹(见图17、图18),这两种纹路在紫檀里最为常见,也常为紫檀家具的标志性木纹。
夹白皮,有的紫檀在生长的过程中会将白色的边材包裹在心材里面(见图19)。
金星和金丝(见图20、图21),这种金星金丝有时候在黄花梨的油梨里也较常见(见图22、图23)。紫檀的金星打油或蜡后不会消失;黄花梨和红酸枝的金星在打油蜡后就看不见了。新紫檀木料很少有金星金丝,在老紫檀木料里比较容易见到,但要看开料的角度。同一块木料,有的面开出来有金星(见图24),有的面开出来是金丝(见图25),有的面是牛毛纹,有的面是直纹。
所以不能光靠看木纹来辨别紫檀,它们的纹路不同是因为生长情况的不同和开锯的角度不同造成的。有时同一块木料开出来,四个面的纹路都不相同,如图所示(见图26),一个面是鸡血纹加牛毛纹;另一个面(见图27)是黄花梨纹;再一个面(见图28)就象酸枝一样的直纹;如果把第四个面打磨出来(见图29),相信木纹也不相同。
其实,在每一件老紫檀家具里,只要细心找都能在同一件家具上找齐这些牛毛纹和金星金丝等纹路特征。
       还有就是紫檀也有木疖(见图30—图35)、树包(见图36—图39)、鬼脸(见图40—图43)等,只不过紫檀家具表面变黑后就不容易看得见了。紫檀木有木疖、树包、鬼脸的地方会特别的光滑、油润和漂亮,手感特别好,肉眼几乎看不见棕眼,摸上去就象是在摸一块玉一样,而且它的紫红色绸缎光会更加耀眼(见图44)。
  
三、紫檀无大料吗?十檀九空是真的吗?
 
       这两个问题本来就有些荒谬!同是热带硬木,为什么黄花梨、酸枝等木材都有大料,就偏偏紫檀没大料?可以肯定地说:紫檀有大料,而且大料不少!(见图45—图49)
自晋唐至明清,中国有许多记录使用和介绍紫檀的古书籍,其中没有一本提到过或记述过紫檀无大料的,而紫檀无大料的说法出自北方。现在所能见到的最早开始胡说八道、混淆视听的记述是民国的赵汝珍,赵氏在《古玩指南全编•第二十九章•木器》有关紫檀的论述多为荒谬之说:
其一、他认为“紫檀产于南洋群岛。”而其实印度南部的迈索尔地区才是紫檀的主产地。(见图50)
其二、他说“明代历朝皇帝都每年派人到南洋采伐佳木,以至把南洋的佳木采取净尽。”也是胡说。明代闭关锁国,实施海禁,何来年年出洋采伐?清兵入关后占领故宫,当时里面也没有几件紫檀家具,更没有证据证明当时宫内存有大量的紫檀木料。
其三、他说“在明代凡可成器的紫檀无不捆载以来。终于全世界所产的紫檀,百分之百汇集于北京。”此说更是最大的谎言!明清两代的紫檀、黄花梨和酸枝等名贵硬木最大的集散地是广州,而不是北京!
其四、他说:“清时虽有时由南洋采来新料,然均粗不盈握,节屈不直,多不适用。盖因紫檀难长,非数百年不能成材。明代采伐殆尽,清时尚未复生,来源枯竭…”此说也与事实不付。紫檀木在古代的印度是圣树,因为佛祖释迦牟尼火化时用的就是紫檀木(在佛教的古籍里有记载),所以印度人很尊敬和爱护紫檀树。印度一直有几千公顷的紫檀保有林,且在古代便开始人工补种和培育繁殖紫檀树,并不存在他所说的采伐殆尽的情况。另外,整个清代有记录的由宫廷直接出洋的采购活动只有一次,那是一次失败的采购,购回的确实是“粗不盈握,节屈不直”的小料。因为清宫不通过广东自办采购时,既不熟悉当地的情况和风土人情,又没有懂得当地语言和会买硬木的买手,采购自然会失败,让人家给几根小料就打发了。古时懂当地语言、风土人情和挑选硬木的买手都在广州,当时清宫可能以为广州的价钱贵,便想绕开广州自己直接到南洋去采购,结果失败了。以后便再也没有派出过这种宫廷采购团,还是接着从广州购买木料。
其五,赵氏还捏造了一个拿破仑墓前有个紫檀五寸棺的故事,使当时和现在的许多人仍信以为真,真是误人不浅!
       赵氏的这些论调从民国以来便影响了北京古玩界的不少人,接着北京古玩界的人又影响了不少北京的老中青几代专家,以至一直以来以讹传讹,都说“紫檀没大料”、“十檀九空”、甚至认为“紫檀已绝迹”。可以肯定的说,以上的看法都是不正确的。笔者手上就有不少的紫檀大料(见图45—图49)和大料做成的古家具(见图51—图55),而且笔者的这些明清的紫檀老家具都是标准的民用家具,并不是宫廷和达官贵人们用的。既然那时普通人用的家具都能用如此大料做家具,那就证明古时确实不缺大料。
笔者的朋友长年去印度南部收购紫檀,发现当地许多老房子和寺庙都有用紫檀大料建造的。广州的十三行(清朝的帝国商行)曾几次失火,烧掉了不少紫檀和黄花梨的名贵木材和家具,有些木料还是已存放一两百年的老料。最后一次失火是在清未,因为硬木的木料和家具很耐烧,那场大火足足烧了十多天,融化的白银流出了两里长的银河!在中央电视台的记录片《帝国商行》里就有很详细的解说,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上网找来看看。
       2005年我在广州的老民居里还见到过五根这种紫檀大料(见图56—图58),看上去都已存放一百年以上了。直径都在50厘米以上,长度有三到四米,都不空心。笔者抠下碎片烧过,檀香味还非常浓厚纯正。
       另外,笔者的朋友在印度收紫檀时收到过一批紫檀大料(见图59),印度人告诉他这是产于印度尼西亚的檀香紫檀,价格是印度产的一半。这批料拉回来以后,请工匠用人工把一根大料开成一厘米厚的板材(见图60),我用各种测试紫檀的方法对它作了详细的测试,一切指标都跟印度产的一样,只是棕眼稍大,檀香味稍弱(一般人感觉不出来)。这种料都是大料,最大的直径有70厘米!很少有空心!我们国内明清两代的紫檀家具里,有没有使用这种产于印度尼西亚的檀香紫檀料的,今后还有待考证。
       综上所述,说紫檀无大料的观点是根本站不住脚的。北方的专家没见过紫檀大料,所以才这么说是可以理解的。不过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学者,笔者认为应该先多做调查研究,然后再下定论可能会更好一些。故宫库房里的紫檀大料在清中早期已用完,到了清中晚期,兵乱连年,国库空虚,清廷已无力再买大料好料,所以库房里剩下的都是空心料和小料就一点也不奇怪了。其实,那些专家们只要仔细的考察故宫里现在保存下来的紫檀家具就可以发现,很多家具都是用整料和大料做的,所以紫檀无大料之说无论在皇宫里还是在广东民间都是站不住脚的。
       “十檀九空”这种说法也是不负责任的谣传,持这种观点的人有的是真的不懂,以讹传讹;有的是因为厂家想提高新紫檀家具的卖价故意用的托词。在硬木中,空心并不是紫檀专有的,所有硬木都有空心现象。木质越硬的木材空心越多,木质越疏松的木种空心就少。比如紫檀(见图61—图63)、黄花梨(见图64—图66)、酸枝(见图67)等足够坚硬沉重的硬木都有空心现象。而花梨木等稍疏松的木种则空心较少。
       紫檀并不是十檀九空的(见图68),大家看看一堆木料里到底有几根空心?空心的木材非常难长大和长久存活,因为它空心以后很难抵抗热带台风、地震、海啸等自然灾害。就算不砍伐它,它自己也会倒了。笔者所见到的紫檀大料都是不空心或者空心的洞很小,这样它才能生长几百年甚至上千年而不倒。
       在印度所卖的紫檀木料是分A到F六个等级的,不空心的大料极贵。而现在去采购的商人因偷运的风险很大,很多人不肯也不敢进那种昂贵的实心大料,因为又长又大的实心料锯短了实在太可惜,但不锯短则很难在走私过程中藏起来。另外,古时高品质的紫檀大料很多被当时的统治者英国人卖到欧洲,用来制作香料、染料、食品和红酒所用的食用色素等,却很少用来做家具!不知道是不是因木工技术方面的原因?
  
四、古代时紫檀在我国及广东的使用概况
       我国古代有许多古籍和资料对紫檀有载述,如晋•崔豹《古今注》;唐•苏恭《唐本草》;宋•苏颂《图经本草》;宋•叶廷珪《名香谱》;宋•赵汝适《诸蕃志》;明•《大明一统志》;明•曹昭《格古要论》和明•王佐增《新增格古要论》;明•李时珍《本草纲目》;明崇祯•方以智《通雅》;明崇祯•屈大均《广东新语》;清•李调元《南越笔记》等等均有记述。
       我国使用紫檀非常早,在中原现在发现的最早的记录是东汉末期崔豹的《古今注》:“紫旃木,出扶南、林邑。色赤紫,亦谓之紫檀也。”这样的描述对紫檀的认识已把握得非常准确了。这个记录是东汉末期的,那实际使用就应该更早,因为一个事物从不认识到认识会有一个过程。(插入图69)
可以肯定地说,古代的紫檀家具主要分布在广东和北京两地,苏州地区可能有少量的制作和流传。别的省份极少有,甚至一些省份连紫檀木料都可能没见过!
       紫檀在广东的使用应该比内地更早。因为广东是中国唯一出产名贵硬木(黄花梨)的省份,所以理应对硬木的认识和利用要比北方早得多。另外,广东在秦汉时期便与东南亚和中东有贸易往来,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地(见图70),也比北方更有机会先使用紫檀。因为在北方的陆上丝绸之路,驼运如此巨大沉重的紫檀木是不可想像的。要大量使用紫檀只能靠船舶贸易。古时的中外贸易主要初发和到达地都是广州,所以广州有极大的便利条件先使用紫檀和其他东南亚的硬木。(插入图71)
       广州地处南海之滨的珠江三角洲,自古以来经济繁荣,对外贸易、商业、手工业和水运交通都很发达,硬木原材料的供应非常便利,所以使广作的硬木家具在中国的家具史上别具一格,形成了独特的广东风格。因为只有硬木才能承受精雕细刻,所以广东的家具极其重雕工。到了明清两代,终于形成了被后人称为“清式家具”的广作风格。(插入图72)
       据明末的秀才、大戏曲家、小说家、文学批评家李渔(被誉为东方的莎士比亚),在清初游历广东后在《笠翁偶集》载述:“予游粤东,见市廛所列之器,半属花梨、紫檀,制法之佳,可谓穷工极巧。”当时粤东还是广东比较贫困的边远地区,那里尚且半数是紫檀、花梨(黄花梨)所制之器具,那在古时已经是国际大都市的广州,情况可能会更甚!也证明了明清时期在广东,紫檀和黄花梨器具都是民间可以买到的日常用品。
李渔是官宦世家,家境富有,他又是旅游家,见多识广,所记述的情况可信度应该非常高。这也从另一方面证明了广东在明代的时候,高级硬木家具的制作已非常精美和成熟并有别于内地和北方的家具。也就是说广东在经过长期制作、使用硬木家具以后才会积累出如此辉煌的工艺和大量从业人员,罗马不是一天可以建成的。据史料记载,明清时期广州的手工业从业者已近一百万人,制作硬木家具的作坊遍布大街小巷,下雨天硬木的木屑把雨水都染红了、把下水道都堵塞了,其盛况可见一斑。(插入图73)
       可以负责任地说,明代的广东家具肯定与北方和内地不一样。清朝康熙皇帝打进广东后,得知广东的硬木堆积如山,家具都是用紫檀、黄花梨做的,既时尚先进又精美绝伦,马上便决定从广州调集工匠、购买木料进京,把故宫里的明式家具全部换掉!说实在的,当时那些傻、呆、笨、粗的内地明代或明式家具,在精美别致的广作家具面前真的是土得掉牙!所以笔者想不明白,为什么现在还有那么多的所谓专家们,不遗余力地吹捧那些早在明清之际已满足不了人们的审美要求而被淘汰的老土“明式家具”?(插入图74)
       好在市场早就不买他们的帐了!笔者留意了近几年全世界及国内的各大拍卖公司的成交情况,所有创下拍卖“天价”的家具都几乎全是雕刻精美的广作“清式家具”,而不是那些罗锅枨的方桌、插肩榫的平头案和什么四出头官帽椅、圈椅之类!市场总算给广作和“清式家具”还了一个公道!这一点想收藏古董家具的朋友一定要留意了。试想,如果你进了一间屋子,看到一张插肩榫平头案配着两把四出头官帽椅(见图75、图76),感觉象不象进了北方农村的一个乡下人的家里?
       因为北方把广作家具都看成了“清代家具”,所以明代的广作家具断代会比北方明式家具难得多。广东并没有北方的所谓“明式家具”传世,广东人在明代就是用这样的“清式家具”的。那如何才能准确地给明代的广东硬木家具断代?现在还没有很好的办法,笔者也只能靠看木质的老化程度和造型、款式来断个大概。确切地说主要根据两点:一是紫檀木是木王,是最坚硬、密度最高的木材,它的老化、风化和腐朽程度可以提供一定的判断依据;另外就是各时期的造型、做工都有一定的细微差别。再要准确的话,不知道碳十四检测会不会有帮助?(插入图77)
西汉早期广州已有一条沿着海岸线一直航行到印度的航线,即由广州为起点,经粤西--〉广西--〉越南--〉缅甸--〉泰国--〉斯里兰卡--〉印度东南部,早期的远洋运输为安全起见是沿着大陆的海岸边航行的。交易回来大量东南亚和波斯的奇珍异宝、香料和木料等(见图78、图79),那时的广州已成为国际的贸易大港。
古时的印度商人还把一些土著黑人贩卖给广州的富豪之家为奴,用以看家护院。从广州汉代墓葬出土的黑奴陶俑(见图80)是西汉末年到东汉时期的墓葬品,广州是全国唯一有黑奴陶俑出土的地方。明末屈大均在《广东新语》一书中记载,当时:“诸巨富多买黑人以守户号曰鬼奴……其人目睛青碧,唐时贵族士大夫多蓄之……粤商人有买至广州者,皆黛黑深目,日久也能粤语。”汉墓中还出土有木质和陶质船模,其船楼结构比欧洲早出现一千年!先进的航海和造船技术,为广州的海外贸易提供了可靠的保证。(插入图81)
       到唐朝时中原对紫檀的记载也已很明确,唐•《新修本草》中描述:“紫真檀木,出昆仑盘盘国,惟不生中华,人间遍有之。”由此可证明那时紫檀在中国已是常见之物。唐朝很多诗歌对紫檀制作的乐器和器物也有记载或描述。唐朝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论装背轴》里对当时紫檀木的使用记述得很明确:“贞观开元中,内府图书一律用白檀身,紫檀首,紫罗织成带,以为宫画之标。”这就说明唐朝时,紫檀在宫内的使用也已非常普遍。(插入图82)
       到了唐宋时期,广州的商业和对外贸易更加繁荣,广东商人由于贸易的需要已有旅居国外“住番”十年不归的情况(出现了最早的“华侨”),而长住广州的外国商人(称为“住唐”)也非常多,以致阿拉伯人著述的《中国见闻录》也有记载:“广府为商船荟萃之地,唐末黄巢之乱,陷广府,杀耶教徒及犹太、波斯人……”,反映了唐代广州的商贸鼎盛情况。为了专门管理往来贸易和中外船只,唐代开始在广州设立了“市舶司”这个机构。据史籍记载,当时广州与波斯湾地区有六条定期航线。“天子南库”在这个时期初具雏形。(插入图83)
       到了明永乐年间,明朝廷于广州十八甫设立了接待“诸番客使”的怀远驿。这个机构共有一百多间高大房屋,接待过东南亚、波斯湾和欧洲许多国家的使者及商人,大量的各国商人都定居在附近。信仰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则集居于广州光塔寺附近。光塔寺(古称怀圣寺塔)始建年代已不可考,由唐初来华的阿拉伯伊斯兰教传教师宛葛斯主持,为汉唐时期侨居广州的阿拉伯穆斯林商人捐资所建,是现存最古老的回教寺庙,也是南中国以及东南亚伊斯兰教的重要朝圣地。
       明代曾经禁海,但广东民间的对外贸易根本无法禁绝,也没有中断过。正德九年广东布政司参政陈伯献的奏章里便详细记录了广东沿海大规模的海上武装走私活动令官员束手无策,坐视海上走私日益繁忙的现象。(插入图84)
1517年(明正德年间)葡萄牙政府与中国商定双方共同开辟澳门为国际商埠,当时的欧亚船队被允许在珠江口广东台山县上川岛、广东斗门县的浪白岛和澳门停泊。而明朝在隆庆(1567-1572)年才正式解除海禁,由此可知明朝的海禁对广东海外贸易基本没有影响,对内地的影响却非常巨大。以至内地和北方在解除海禁前根本没有硬木,造成了胡德生先生和故宫博物院的一些专家,到现在还认为中国在明代中晚期之前没有紫檀和黄花梨等硬木家具。(插入图85)
       胡德生先生经常提到的“抄没严篙家中没有一件紫檀等硬木家具。”以及他经常引申的明末范濂《云间据目抄》的一段记载,以证明隆庆、万历以前我国没有紫檀等硬木家具:“细木家具,如书桌、禅椅之类,余少年时曾不一见。民间止用银杏金漆方桌。自莫廷韩与顾宋两家公子,用细木数件,亦从吴门购之。隆万以来,虽奴隶快甲之家皆用细器。而徽之小木匠,争列肆于郡治中,即嫁妆杂器,俱属之矣。纨绔豪奢,又以榉木不足贵,凡床橱几桌,皆用花梨、瘿木,相思木与黄杨木,极其贵巧,动费万钱,亦俗之一靡也。尢可怪者,如皂快偶得居止,即整一小憩,以木板装铺,庭蓄盆鱼杂卉,内则细桌拂尘,号称书房,竟不知皂快所读何书也。”(注意:这个记载并没有提及紫檀和酸枝等红色硬木)。
       据此,胡德生先生和故宫的一些专家坚定地认为,中国在万历朝之前没有硬木家具,万历后方才使用并流行开来。这种观点和认识放在明代的中原和北方还是比较准确的,但不能包括明代以前的情况,更不能代表广东的情况。(插入图86)
       明朝确实不崇尚硬木家具,故宫是明朝永乐皇帝朱棣所建,至明代灭亡也没有几件紫檀等硬木家具留下,这是有原因的。明朝开国时的皇帝朱元璋对服饰、建筑、器物用品等的使用都作了严格的规定,朱家皇朝崇尚朱红色,皇宫和衙门垄断着最高级别的朱红色漆为家具器物的颜色。作为祖制,以后明朝的历代宫廷都以使用漆饰和雕漆家具为主,也不提倡地方采伐和使用硬木家具。上行下效,以至现在还能看到很多明代的柴木家具留传至今。(插入图87)
明朝也没有向民间和商人购买硬木的记录,所以说郑和下西洋带回大量的紫檀等硬木之说是没有根据的。当时宫廷用到少量的硬木也是让广东进贡,贡木的数量亦很少,万历年间的岁贡记录《卫部厂库须知》里记载:“广东布政司每年应解……花梨木十段,紫榆木(紫檀的别称)十段……送御用监交收。”如此数量的硬木,根本无法支撑宫廷大量制造家具之用。据明未太监刘若愚撰写的《酌中志》记载,御用监内擅长雕刻的佛作负责硬木器物的制作,从进贡明宫的硬木数量来说,应是以制作佛像、摆件等小器物为主,艺术风格也是注重雕刻。从进贡的硬木数量可以推断明末清初时故宫内府库存不会有大量的紫檀和黄花梨木料。(插入图88)
从明晚期北方突然出现的一批花梨木家具(包括少量黄花梨糠梨)来看,至今也难见宫廷御用款式的,多数是苏州地区民间常见款式的家具,也可从侧面印证明代宫廷内并没有御用的硬木家具。
       那么,明代宫廷中所用的是何种木材?从故籍记载来看,应是杉木。想不到吧,堂堂明朝宫廷所用的是最平常的杉木!因为明朝皇宫用的多数是髹漆、雕漆、描金、剔红等朱红色的漆家具,做这些家具最好的木胎就是杉木。据明代何士晋编撰的明朝档案《工部厂库须知》记载,万历十二年(1584)年;“御前传出红壳揭贴一本,传造龙凤拔步床、一字床、四柱帐架床、梳背坐床各十张,地平、脚踏等俱全。合用物件除会有鹰平木一千三百根外,其召买六项共计银三万一千九百二十六两,工匠银六百七十五两五钱。”(插入图89)
       鹰平木即是“鹰架、平头杉木”的简称。古时采伐杉木一般分两段取材,从根部到中部锯断的那一段叫“平头杉木”,其两端的粗细相仿,可做梁柱之材;从中段到树梢的部分称“鹰架杉木”,这种料可做脚手架(鹰架),合称“鹰平木”。那时的杉木也不便宜,一号平头杉木长三丈七尺,围三尺的每根值银三两九钱五分;二号的鹰架杉木长三丈,围二尺一寸五分,每根值银一两二钱。明朝时,杉木楠木均是主要的“贡木”,楠木一般是用于修建宫殿,家具用材则是杉木为主。上面提到的一千三百根鹰平木只是特别增拔的。常例的宫廷家具用材主要为杉木厚板枋(开锯成约十厘米厚的板材)。(插入图90)
       明朝时的通州运河码头建有皇木厂作为仓储,据万历年间申时行重修的《大明会典》记载:“司礼监御作房成造书画柜匣等项杉木板枋,每年两次,每运六百块,如御用监例。”这一记载在《工部厂库须知》中也有记述。每次运六百板枋,仅运费就需银四百五十两,可见每年一千二百块的杉木板枋费用成本    相当高,这些木材构成了“上用”(指御前使用)家具的主要用材。硬木家具一般不用披麻挂灰,但明朝时的宫廷家具用灰量非常惊人,这从另外一方面也可以佐证当时的家具用材大部分是软木。据《大明会典》记述:“御用监成造龙凤床座、顶架每年约灰料银二千八百二十五两……雕填剔漆龙床,顶架等项,隆庆元年准以嘉靖十年为则,每年约灰银四千一十一两四钱九分……司礼监御作房成造龙床等项物料三年一次,约灰银一万三百三十一两。”可见其软木家具用灰量之巨。所以一些学术书籍及专家们常说明朝故宫中有大量的硬木家具是错误的和站不住脚的。(插入图91)
       明朝时广东的情况又是怎样的?可以有根据地说,明代的广东从来没有停止过使用硬木,跟世界有关国家的贸易往来也没有中断过。广东自己产硬木,明朝初期盛产黄花梨等硬木的越南也曾经是中国的一个省,叫交趾郡,当时广东跟越南的海上交通也不可能中断。明朝时广东不但用硬木制作家具,且用硬木大量建造祠堂会馆,为防海盗和倭寇广东还用硬木造船!
       据《广州府志》记载,明代制造抗击倭寇的战船“以福建广东为主,广东船乃铁力木所造,船身坚硬似铁。而倭夷造船,用松杉所造,不敢与广船相冲。”现在广东沿海和珠江流域内河还有很多这样的硬木沉船,商家们将之捞起用来做器具(见图92—图94),笔者看到那些船板厚度均在十几至二十厘米,至今其木不朽,非常坚固硬重。但据笔者观察,其多数是产于马来西亚和加里曼丹岛坤甸市的坤甸木(进口铁力木),而不是国产的铁力木(见图95)。坤甸木材质硬重,坚韧耐腐,不怕盐水浸泡,是极高级的船用硬木;此木刚开锯是是黄色的(见图96),用久了则变成黑色(见图97)。在广东自古至今还用它来制作龙舟,每年竟赛完毕,人们即将其深埋于河底淤泥中,坤甸木在水中是越浸越坚实的木种。由此可见广东明朝硬木贸易和应用的盛况。
       当时大量进口的高级木材,更促进了广东家具行业的发展,使者珠江三角洲的家具与内地家具别具一格,形成了自己的硬木家具文化。无论在用材、选料、造型、结构、雕刻等都与中原和北方大不相同,从而形成了后来被称为“广式”的广作家具。所以,李渔在明末游历来到广东时惊叹这些用紫檀和黄花梨做的家具是如此之精美。也令到清廷攻进广州后见到堆积如山的紫檀等硬木和如此富丽堂皇的广作家具后,便决定从广州购买木材和抽调工匠把故宫里的明代家具全部换掉。因此现在故宫里存世的硬木家具特别是紫檀家具90%以上是广东人制作的,故宫里为方便管理这些木材和工匠,还专门在造办处成立了“广木作”。到清乾隆时期,广作家具终于迎来了历史上的颠峰期,在全国奠定了广作家具的领导地位,以至清中后期全国各地都有效仿广作家具的。(插入图98)
明清以来,广州的贸易空前繁荣,自唐代设立的“市舶司”已不能适应广州外贸发展的需要,那时广州的商行和商人将华货、洋货,国内贸易和国际贸易一起经营。康熙二十四年清朝在广州设立十三行,又称洋行、洋货行、外洋行、洋货十三行,它是由许多牙行、商行、洋行合并组成的。次年两广总督、广东巡抚和粤海关商议后,决定将国内商税和海关贸易分开征税,建立相应的两类商行,由此洋货十三行成为经营进出口贸易的专业商行。(插入图99)
至乾隆时期,乾隆皇帝下令关闭全国的其他几个海关和通商口岸,只保留广州一处垄断经营,由此十三行正式成为“帝国商行”,广州也正式成为“天子南库”,全国的财政收入很大一部分来源于此。公元1845年,大英火轮公司在广州开设了第一条欧亚远洋定期航线;公元1859年,在广州的美国轮船数字已超过了英国;到公元1871年,从广州口岸进出的外国船只有1666艘次,光美国就有863艘次。十三行垄断了全国的对外贸易和一切进出口事务,拥有货物的定价和定税权,清朝宫廷所需的物品也由其采办。见图100的清代雕远洋帆船大画箱(见图100),这个画箱体积比较大,长度超过一米,内分两层;箱体外部五面雕工,雕的都是古代时各国的远洋帆船来到广州贸易的情况,从中可看到各种远洋贸易船有的带武装,也有不带武装的;箱面所雕的三处景物应是商船所经的商阜。此箱是广州海上丝绸之路的见证物,在国内的博物馆笔者还没见过同样的藏品。
       据广东的史料记载,明清两朝广州的木材进口和硬木家具出口是大宗交易,非常畅旺,出国的华侨也日益众多。有关部门在改革开放初期统计,我国当时分布于世界各地的华侨约有二千多万人,而广东籍的十居其七。华侨成为传播中西文化的媒介,国外华侨聚居的地方就会出现中国式的建筑和中国家具;西方的文化艺术包括建筑和家具也会传进广东而产生影响。在广州市十三行路一带是古时候多数外国商人来往和集居的地方,附近的西堤一带是各类家具的集散中心。(插图101)
       清宫廷的硬木木料均从广州采办,宫中的硬木家具则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在广州定做的或是广州进贡的;另一部分是朝廷从广州把工匠召进宫,在宫廷造办处的“广木作”做的,清宫档案有很多这样的记录。如清雍正年间就有广东硬木家具名匠罗元、林彬、贺五、梁义、林志通等奉召在宫廷造办处供职;光绪时奉召进宫的梁埠帮光绪帝做大婚的龙床时还受到了册封。这些进宫的工匠平时多数是做洋装货的,专供出口;这种出口装家具只有故宫和广东有传世品,所以数量不会很大。
明清时期广州的硬木家私行分三档,第一档是专做进贡装家具和出口装家具的,等级最高,工匠水平也最高,用的木料是紫檀、黄花梨油梨和大红酸枝三种紫红色的最高级硬木;第二档是专做内销产品的,这种家具多数是本地官家富豪使用的,用料也是这三种,但家具款式大多数是传统款式的;第三档就是硬杂木行,产品专供普通人家使用,所用材料较杂,有花梨、坤甸(进口铁力)、国产铁力、进口东京等,都属于硬杂木,款式也是传统的,造型和雕工都较简单。这些家具行各有行会、商会,行规极严,各行之间不能越界,不是行会会员的人员一律不准从事所对应的硬木家具的制造和贸易,否则后果极其严重。而行内人做事则很本份,不会坑人骗人,一旦违反行规,行会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古时的家具是不会造假的,否则没法在这行生存!(插图102)
       买家具的买家也要讲身份、地位和礼教,不能乱买。一般有两种买法:一种是直接到家具行里挑选已做好的家具,这种家具称为行货,店主会根据买方的身份、地位推荐家具;另外一种是通知行会或店家,由他们派人到府上查看并量好尺寸,也是根据其身份、地位向买家推荐木料、造型、雕工、款式等等,这种叫做细路货,是定做的。然后行会派人带上木料、工具、人手上门把家具做完为止。做一堂这样的定做家具时间非常长,一般要一到三年,长的甚至十年。
       广作紫檀家具到了清乾隆时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有“乾隆工”和“紫檀工”的美誉!这从近几年国内外各大拍卖公司的成交情况可以看出来,能创下“天价”的几乎都是乾隆时期“出口装”或“宫廷装”的广作紫檀家具。广作家具把外来文化的艺术精华结合到中国的传统家具上,创造了线条流畅、雕工精美、造型大器、结构先进的华丽气派式样,受到了社会各阶层的追捧,尤其受到了清宫廷、官绅阶层的采纳和提倡,一时风行全国。连传统明式家具生产中心的苏州也受到了“广式”家具的强烈影响而追随其后,一改其历来的“明式家具”风格而仿制广作家具,可见当时广作家具风头之强劲。(插图103)
       到了同治大婚期间,宫中库存的紫檀木料已所剩不多,朝廷下令收缴民间的紫檀木料和紫檀家具。那时广州很多木器行和大户人家,家里满堂的都是紫檀家具,堆料场的紫檀料也不少。为了避免倾家荡产和回避朝廷,行业商会磋商后统一了口径:高级硬木里有酸味或无味道的叫酸枝木,有香味的则叫香枝木。香枝木并不包括有香味的花梨木,花梨木从古到今都叫花梨。要达到香枝木的标准,木质不能差过酸枝。那符合标准的就只有两种:一种是紫檀;一种是黄花梨油梨。因为黄花梨糠梨的木质很多达不到大红酸枝的标准,所以糠梨多数被归入花梨木、扔到花梨堆里去了。要区分油梨和糠梨很简单:沉水的是油梨,浮水的就是糠梨!(插图104)
       但因此又形成了一个好笑的怪现象:因为广东人的普通话说得不标准,酸枝木跟香枝木在普通话里的发音又相近,北方人都听成了酸枝木,慢慢地酸枝木就变成了广东地区高级硬木的代名词,香枝木这个名称被逐渐淡化遗忘了。直到改革开放前,行业间早就不知道什么是紫檀、香枝木和黄花梨了。现在有许多商家就利用香枝木来钻这个空子,把很多有各种香味的花梨木都标称香枝木了。这一点应引起有关管理部门的重视,因为花梨木的木质根本无法达到香枝木的标准!(见图105所谓的“越南香枝木”)
所以,要研究中国的硬木家具,不重视、不研究广东历史和广作家具的历史是不行的,肯定会以偏概全,是残缺和不全面的。
       到了清晚民国时期,中国国力下降,战乱频繁,家具业的质量直线下降,内地和北京甚至出现了没有榫卯、木构件各部位直接用胶粘合的偷工减料货(见图106)。而在广东这种情况从未出现过,家具行会的严格要求杜绝了这种自杀式行为的发生。清晚民国时期广东的出口装家具贸易仍然畅旺,从一本清朝晚期(约1890年左右)的《广东五常酸枝傢私》(这时广东一带已习惯将高级硬木家具统称“酸枝傢私”了),这本出口家具图集来看,仍不乏至今也是不可多得的精品。该书为十六开本,二百多页,共收录清代广作家具图样近六百个,用高级洋纸印刷,硬面精装,该书是国内现在仅见的孤本。(插图107)
       因此,在这里希望那些专家学者们不要把清晚期的家具一棍子打死,尤其是广东的情况跟北方大不一样。虽然内地已积贫积弱,但广东作为传统的外贸大都市,仍拥有许多有钱人客户群和外国客户群,硬木家具的质量还是有一定保障的,这一点从现在见到的传世品中也可以印证。
 
五、紫檀家具赏析
       到了清代,因受广东硬木家具的影响,统治者摒弃了前朝崇尚朱漆和软木家具的习俗,全盘接受了用广东的硬木和广作硬木家具换掉宫里的软木和漆家具,这项工作在康、雍、乾三代才全部完成。其对硬木的喜好也跟广东的习惯相同,喜欢紫檀、红酸枝和黄花梨油梨这些紫红色的硬木,所以北方这三种硬木家具全部是清康熙以后的,以至后来有很多花梨木和黄花梨糠梨被染成红色或黑色以冒充上面那三种硬木。
据笔者观察,近两年紫檀老家具在全球各大拍卖公司的成交价大有全面超越黄花梨老家具的趋势,尤其是进贡装和宫廷装的广作紫檀老家具更是一枝独秀,屡创天价。喜欢收藏紫檀老家具的朋友要留意市场的这种变化,把握先机。
 
1、清乾隆  御制紫檀木雕八宝云蝠纹“水波云龙”宝座(见图108)
       香港苏富比拍卖行于09年10月举行的中国瓷器及工艺品秋季拍卖会上,一件估价为2000万至3000万港元的乾隆御制“海水云龙”纹紫檀大宝座,以人民币7557万元成交,加上佣金约8300万元,该成交价打破了中国家具的世界拍卖纪录。
       这是一件平时难得一见的真正御制的宫廷装家具,从其造型、做工、高束腰、所雕的云蝠蚊、八宝、仰覆莲瓣纹、回纹和斗勾纹等均可看出是典型的广作宫廷装家具,应是出自清宫造办处“广木作”。
《齐鲁晚报》在09年10月19日报道这张宝座时提到,马未都先生猜测或是恭王府旧物。笔者认为这不大可能,理由有三点:一是宝座作为统治者至高无上的权力象征,在宫廷陈设中始终占据着最核心的位置,这是乾隆皇帝御制并亲自使用的,谁会和谁敢赏赐出去?二是宫外谁敢坐这代表皇权的宝座?三是通过文物出版社最新出版的《恭王府明清家具集萃》(2008年第一版)中可观察到,该书所收录的恭王府里的硬木家具除少数(约十余件)是明晚期的那批黄花梨糠梨所制外(苏州工),清代的“红木”家具几乎百分之百是当时广州常见的民用广作家具,并没有一件这种御制的宫廷装家具。
       笔者估计这件宝座应当是火烧圆明园时被抢走的。
 
2、清乾隆 御制紫檀木雕西番莲纹条桌 (见图109)
       佳士德09年3月纽约春拍,成交价100万元人民币。此桌与上一件的宝座有异曲同工之妙,高束腰、所雕的西番莲、仰覆莲瓣纹、回纹和斗勾纹等均可看出是典型的广作宫廷装家具。这张桌子的买家可是捡了个天漏!如此大尺寸的御制满工紫檀条桌,其价值远远不止一百万元的人民币!看来国外至今还是有大漏可捡的。
 
3、清中晚期 紫檀雕博古纹架几式书桌(见图110)
       佳士德09年3月纽约春拍,成交价133万元人民币。这张书桌是清代广东地区的高级广作家具,是当时的官宦巨贾使用的最高档家具;保存得很完整,连地网和花边都无一损坏和丢失,实在难得。单从这张照片还不能肯定是紫檀,如能确定是紫檀,这个价钱一点都不贵。
 
4、清乾隆 御制紫檀雕卷草如意纹长方几(一对)(见图111)
       佳士德09年3月纽约春拍,成交价181万元人民币。这一对长方几是标准的广作“乾隆工”(紫檀工)的宫廷装家具,大家可以记住这对长方几的做工,以后就知道什么叫乾隆工和紫檀工啦。如此好的宫廷装家具才拍出一百多万是否有点太低了?
 
5、清早期  紫檀雕福祥有余南官帽椅(见图112)
       佳士德09年9月纽约秋拍,成交价157万元人民币。这张广作的紫檀南官帽椅造型端正,宝瓶状的靠背板上浅浮雕蝙蝠、盘长、双鱼,寓意福祥有余,雕工规整精美,157万的成交价反映了它应有的价值。
 
6、清乾隆紫檀有束腰西番莲博古图罗汉床(见图113)
       中国嘉德08年4月春拍,成交价3284万元人民币。这又是一张标准的广作紫檀罗汉床,是广东民间常见的造型,此床于2004年从国外拍回来时其成交价才84万美元,四年便涨了五倍多,可见紫檀老家具升值势头之猛!这种博古纹在明清两代的广东家具上很常见,笔者手上也有这种博古图案的老家具,也在广州民间见过牙板上的这种西番莲纹饰。说它是宫内用过的笔者不敢妄议,但结合整张床的造型和雕工来看,此床不象是清宫造办处“广木作”的御制品,因为无论是造型和雕工它都不够级别,笔者判断它应该是朝廷在广州定做的或是广州的进贡家具。
 
7、清乾隆紫檀雕西番莲大平头案(见图114)
       中国嘉德08年4月春拍,成交价3136万元人民币。这种造型的广作平头案笔者也在广东民间见过,只雕西番莲一种纹饰过于单调,做工和雕工都不象是清宫造办处“广木作”的御制品,应该是广东的进贡装家具。
 
8、清中期两张紫檀香几(见图115、图116)
       图115这张清乾隆紫檀有束腰雕螭龙如意纹三弯腿方香几,伦敦佳士德05年春拍,成交价174万元;图116的这张清中期紫檀展腿式特高束腰雕拐子带托泥香几,中国嘉德08年春拍,成交价72万元。第一张香几是正宗的清宫廷广作家具,真正的广东乾隆工、紫檀工;第二张是清中后期北方工匠做的仿广作家具(应该是苏州工匠所做),放在一起一对比,大家就可以看出正牌广作和仿广作的差距了。
 
 
9、清中期  紫檀雕夔龙纹打洼半桌(见图117)(笔者藏)
        此桌面芯板为独板,有金星金丝,因其上有三个树包,所以独板上形成了行云流水纹,紫檀一般都是直纹或山峰宝塔纹,有行云流水纹的非常少见,是极难得的良材。在雕好的龙身上打洼也是极费工时的,因为木工只能用刀一点一点的刮,稍不留神就会崩碴报废。规格:94X47X86.3厘米。
 
10、清代 紫檀开窗雕博古纹嵌三色石屏背椅几三件(见图118)(笔者藏)
       这套椅几不是原配,是笔者自己配起来用的。其中一张是清早期的步步高脚枨,广作家具在清中期已用四平脚枨取代了步步高脚枨。椅面的座面前大边原来有起台阶,现已在岁月中被磨平,足部回纹被磨掉一半。有牛毛纹和金丝金星,茶几金丝也非常密集。木质细腻、润滑似玉,抚之手感极为美妙。座面和靠背板都是独板,如此大的紫檀料现在已很难见到了。规格:椅53.3X42.6X91.5厘米;茶几41X41X78厘米。
 
 
11、明代 紫檀罗锅枨无束腰方凳一对(见图119)(笔者藏)
       这是一对明代的紫檀方凳,它那无束腰的造型在紫檀家具里年份比较早,面芯板为独板,包浆透明度高,金星金丝显现,象玛瑙一般的质感强烈。规格:42.5X42.5X51.8厘米。
 
12、明末或清初  紫檀雕福庆有余小姐椅(见图120)(笔者藏)
       此椅品相不错,最难得的是所有部件均为原装。椅的尺寸是小号的,以方便小姐搬动,是古代的闺房用品。步步高脚枨每一级都分得很开,应是很早期的做工。其蝠、磬、双鱼的雕工和做工都是当时的典范之作。椅子的皮壳透明,包浆亮丽,实属难得。规格:44.5X40.2X98.5厘米。
 
13、清代  紫檀雕西洋花多子多寿小姐妆凳(见图121)(笔者藏)
       此凳最难得的是它的所有角牙、卡子花一个未掉,没换没补过,保存这么完好实属罕见。其雕工是清中晚期宫廷工的标准作法,整张凳子的看面全部刮磨成指甲圆,这种造工技术要求很高,是非常耗工时的。雕的纹饰是荔枝、寿桃,寓意多子多寿,应是当时在闺房里配梳妆枱用。规格:40.2X29.5X48厘米。
 
14、清中期 紫檀嵌石面雕回纹起阳线罗锅枨方凳(见图122)(笔者藏)
       全凳保存完好,从其雕的回纹和内翻马蹄足来看,这是典型的清中期的做工。所雕的回纹和阳线纤细笔直、刚劲有力,造型大方美观,颇具宫廷工的功力。规格:42.2X42.5X51.5厘米。
 
15、明末清初 紫檀雕拐子纹小姐方凳(见图123)(笔者藏)
       此凳应该也是闺房用品,为方便小姐搬动把腿刮磨得很幼细,除足部有少许磨损外保存完好。四腿均有金星金丝,但因年代久远很多已变成了白色。各部件均有密集的牛毛纹,因使用时间长风化的很厉害,牛毛纹特别明显。规格:37X37X51厘米。
 
16、清中期紫檀拐子纹大方桌(见图124)(笔者藏)
       此方桌所有部件均为原装,没有动过手修理,整张桌子至今不摇不晃,实在难得。全桌原来有一层“广漆”。桌的横枨做法是宫廷造办处的做工,前鸡心榫后燕尾榫的双榫结构,所以桌子很结实牢靠,做工、雕工、磨工都非常精细。规格:94X94X86厘米。
 
17、清代 紫檀大香几(花几) (见图125)(笔者藏)
       此几非常完美,所有部件均为原装。古时上有“广漆”,几面的漆已掉光,但四个面和二层板的漆仍保持完好。因为有漆的保护,至今紫檀的紫红色绸缎光还非常漂亮耀眼,令人不得不佩服古人的聪明才智和高超的技艺。规格:45X45X79厘米。
 
18、清晚民国 紫檀整木雕大寿星(见图126)(笔者藏)
       这个整块紫檀木雕成的大寿星也很难得,高128厘米,直径48厘米,重120斤。一个人搬不动,如此大的紫檀整木雕件,笔者仅见过这一件。
 
19、清代 紫檀两椅一几(见图127)(笔者藏)
       这套椅几也不是原配,从老家具堆里收回来的紫檀老家具大部分都是单件的。茶几和右边的靠背椅是嵌铜丝的;左边的椅背后刻有“X道心堂”的款识,以前应该是寺庙或道观的家具。
 
 
六、紫檀家具的辨伪
 
       紫檀辨伪分两部份:一是辨真假;二是辨新老。紫檀辨伪无论是家具还是木材,都要涉及这两个方面。想要真正深入地了解和认识紫檀,最好能同时拥有老紫檀家具和老紫檀木料的标本,否则很难全面掌握紫檀的庐山真面目。有的专家学者既不买卖,也不实战,手上又没有老家具、老木料的标本,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去研究紫檀的?
老紫檀家具的自然包浆是透明的,表面看上去好象黑乎乎的一片(见图128),但用200瓦左右的强光灯或在日光下观察,光线能透进木头里看到里面紫红色的木质和绸缎光(见图129)。而那些新仿做旧染色的“紫檀”家具强光不能透过它的黑色染色层,通常看不见任何木纹和木质,这一点对分辨真假紫檀家具非常重要。
       还有一点一定要注意,不能光靠去博物馆看展品来学习认识紫檀!为什么呢?先不说许多博物馆的展品本身就有真假的疑问,就算博物馆里的藏品都是真品,其表象也不全面!因为老紫檀家具在流传下来时其所处的外部客观条件有许多的差异。比如:大官巨贾家中家具的使用情况与普通民众使用保养的情况肯定不同,大户人家天天都有佣人擦拭保养,普通一点的人家对家具的保养可能就会差一些;在城市家庭中使用的跟在农村家庭中使用的,其老化、风化程度也不一样;打过油蜡和没有打过油蜡的紫檀家具外表的差异就更大了;一直在使用和长期不使用的紫檀家具外表也不相同;新做的跟老的紫檀家具外表就更不一样了!所以不能用一种表象来概括全部的紫檀家具。
       有很多老硬木家具经过长时间的腐蚀、风化,久经沧桑,表面看上去都差不多,没有很好的眼力和经验是不容易区分出来的。如图片所示(见图130),这里有三张清代的硬木凳子,一张是紫檀,一张是黄花梨,还有一张是花梨木的,是不是很难区分?
       紫檀木料就比较容易分辨,因为紫檀的本质就是有檀香味,老紫檀木料的香味烧出来是很浓很纯正的,新紫檀木料的香味有些不明显,有些比较淡,香味也没有那么纯正;从外表看,新老紫檀木料也能区分,老紫檀木料因为风化的原因红色素有散失,表面的颜色较淡和较黯哑(见图131—图134);新料则因为砍伐下来存放的时间较短,表面的颜色较鲜较红(见图135—图137);还有就是产于印尼的檀香紫檀,其香味稍弱,颜色稍浅(见图138),这种印尼紫檀用酒精试出的颜色更紫、出颜色更快!
在这里要特别留意一点:大部分老紫檀家具表面因长期风化、老化,红色素会散失,并且表面会形成一层很硬的皮壳,用酒精很难拭出红色;另外更要着重强调一点:不能光用酒精来作为检验紫檀的标准,因为很多红色硬木都能用酒精泡或擦出红色,尤其是红色的黄花梨油梨!同样原理,也不能光用在纸或墙上划道道来辩认。(见图139,左边两条是紫檀划的道;中间两条是黄花梨划的道;右边两条是红酸枝划的道。)
       紫檀木在各种高档硬木中木质最坚实、份量最重、含油量和红色素最高。紫檀的木纹没有黄花梨复杂,多数是直纹。紫檀也有木疖、鬼脸和行云流水纹,只是数量较少,且其表面氧化变黑后常光下很难看得到,所以一般人不太注意。不过紫檀的金星、牛毛纹、鸡血纹却是其他硬木无法比拟的。(这些纹路通常可在一件紫檀家具上找齐。)
       紫檀的黑紫如漆、光滑如镜、静穆沉实的品格都是任何其他硬木所没有的——这里是指老紫檀家具。很多新紫檀家具因其所用新料生长时间短,做成家具后是出不了这种效果的。只不过现在人们多数都没见过或深入接触过真正的老紫檀家具,才使那些造假者有机可乘。
       紫檀家具辨伪,除了掌握以上紫檀的本质和特性外,还要掌握一些要领:
       第一、要看老紫檀家具的外观表象是否自然。看紫檀家具有没有作旧染色的痕迹,各部件之间的连接是否自然、是否吻合。
       第二、看做工和雕工。古代的紫檀家具都是用手工做出来的,不象现在用电锯、电刨来开料,所以老家具上面总会留有手工的痕迹。比如:底子肉眼看上去很光滑平整,但用手细心的抚摸有的地方会感觉不平整;而用电动工具做出来的就摸不出这种感觉。看雕工就更复杂一些了,有经验的行家是可以从繁多纹饰中区分出新老,判断出年代。但现在的仿品所雕纹饰也越来越精细,电脑雕工再加上人工修饰后其雕工几可乱真,使得凭雕工判断是机械还是人手雕刻越来越困难。在这里倒可以借助一下酒精了,老紫檀家具因时间久远木质老化和表面有包浆,用酒精擦一两次是擦不出鲜红色的;如是新家具,在不显眼的地方用酒精棉球擦其锯口和刀口,一擦红色即现,那它的年份肯定老不了。不过如果家具表面有漆或很厚的蜡的话就无能为力了,就只好找腿足部、背部或底部有空隙的地方试,又或者刮一刮表面再试。
       第三、细看使用痕迹。老家具因长时间使用和自然风化,表面总会留下很多痕迹,如有些位置出现不同程度的腐烂、自然的破损开裂、夹缝自然开口、磕碰划痕、木质颜色的老化等等。红色的紫檀家具要自然老化变白约需一百年的时间。而新家具无论再怎么做旧,也做不出这样的使用痕迹,用砂纸把表面的油蜡、染色层或油漆打掉,里面露出来的木材颜色是新的,更没有老家具那种老熟的感觉。
       第四、观察包浆。包浆是家具在使用过程中与空气、水分、人体等自然接触而在家具表面形成的一层深入木质的自然氧化层。材质越硬重,含油量和密度越高的硬木其包浆越容易形成,也越漂亮。也就是说人们在长时间的使用中,靠与人体、衣物和抹布等的磨擦而形成的,说白了就是一种自然的打磨抛光,并不是某些人认为的旧家具上的那层污垢!一段时间不使用的老家具包浆会退化,使家具显得黯淡,但只要稍加擦拭重新使用一段时间,包浆又会再度重现,光可鉴人!有人称这种亮叫“自来亮”。新家具的亮光是靠染色、上蜡、打磨、抛光产生的,看上去总是贼亮贼亮的,这种亮光不自然不是真包浆,家具使用一段时间后,亮光反而会退去。老家具是越用越亮,而新家具是越用越黯哑。
       第五、看家具的底部。玩古董家具最好养成一个好习惯,就是看物先看底。这一点至关重要,也是最能判断家具新老的方法,无论怎么染色作旧,都很难过这一关。因为紫檀家具要从红色自然变成发灰或发白最起码要放置一百年以上,而且老化得很自然。家具的底部还会留下很多岁月的痕迹:如茶水迹、风化的坑洞、自然老裂、磨损等。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老家具的底部一般都不作修饰的,既不上漆也不染色打蜡,更不会打磨抛光!给人一种很随便、很粗糙的感觉。穿带一般使用不太整齐的边角料,都是用手工锯出的,许多还带有手锯的锯痕和刀斧劈砍的痕迹。而新家具的底部都很整齐光滑,因为现在用的都是电锯电刨开料的缘故,并且很多都有上漆、烫蜡和染色。掌握了这些经验,就不容易上当受骗了。
有些行家老说自己搞这个收藏已经多少多少年,好象他搞了多少年就一定是专家了。但一张口“红木”、“老红木”的,听他这样一说就知道他根本不懂硬木,在古代是没有“红木”这个词的,因为行业商会规定极严,每一种硬木都要准确无误的标明名称。你只要问他什么是“红木”啊?“红木”包括多少种硬木?这件到底是“红木”里的哪一种木材?,他就肯定回答不上来!
谁说搞了一二十年的收藏就一定会懂的?笔者在全国尤其是广东见过的搞了这行几十年的老行家,对硬木还是一窍不通的多了去啦!在这一行懂多少并不是跟他入行的时间成正比的。大部分做这行的人都是为了生活和养家糊口,并不是搞研究的,这种人占了绝大多数,是在收藏界混日子的。其中也有极少部分人会去搞研究,但能不能搞懂要看他有多少悟性、买过多少藏品、亲自动手的程度、正确藏品的数量、亲手打磨过多少的木料标本等等,经验和眼力的提升是跟以上的条件成正比的。所以不要轻信那些既不学无术、又不懂装懂的人。
以上所写全部都是本人的实战和实践经验,笔者就是这样历练出来的,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中国紫檀黄花梨家具的研究与辨伪》——黄花梨部分  邵敏健著
(2011-04-02 17:55:09)
第二部份   黄花梨
 
一、黄花梨的概况
                                       邵敏健著

       黄花梨与紫檀相比要复杂得多了,更不容易说清楚。黄花梨在中国是改革开放后才热炒起来的,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并没有黄花梨这个概念,也没有几个人知道什么是黄花梨。一切都是在王世襄先生的《明式家具研究》一书出版后才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其实黄花梨在古代并不太受重视,它比紫檀的价格要低好多倍。在黄花梨的产地广东(海南岛原来是广东的一部分,上世纪八十年代才独自成省)一直还是延用古时的习惯,红黄色和紫红色的黄花梨油梨(见图140)被称为香枝木。香枝木是指能达到大红酸枝的木质,又有香味的黄檀属硬木。请注意:香枝木并不包括有香味的花梨木类,因为花梨木虽然有些品种有香味,但木质远远不能跟黄花梨和大红酸枝(“老红木”)相比,只是到了清晚期因广东人的发音不准才将香枝木和酸枝木相混淆了。而糠梨也是因其木质太差而被归到花梨木堆里、多数被当作花梨木来使用的。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前后,广东还有很多算盘厂用海南黄花梨做算盘(见图141),因为海南黄花梨小料和弯曲不直的较多,不象越南黄花梨多大料,所以海南黄花梨多数用来制作小件器物。
中原和北方的情况就相对简单些了,很多省份根本就没见过黄花梨家具和木材,只有北京地区和苏州地区还有一些存世品。黄花梨等硬木较大批量北上历史上出现过两次:
       第一次是明朝刚开放海禁的时候,苏州地区的明式家具制作集散地到广州进过一批花梨木回去做家具,这批花梨木里掺杂了一些广东人不要的黄花梨糠梨在里面,所以在北方明中晚期出现的这批花梨木明式家具里确实是有部分木质较差的黄花梨存在。
       第二次是清末民初时广州十三行关闭后,许多超级富豪如潘、卢、伍、叶等商家巨贾携带巨款到上海去搞开发。因为这些广东富豪看不起也不愿意用当地的苏作“明式”柴木家具,所以同时也带去了广东的大批高级硬木家具和木材。他们带去的木料都是紫檀、大红酸枝、黄花梨油梨这些红赤色的最高级硬木。当时的上海人不知道它们是什么具体木种,反正就知道有钱人家里都有这样红色的硬木家具,就把这些家具叫做“红木”家具,“红木”家具的名称就是这么来的。现在上海幸存的带骑楼的楼房所形成的骑楼街,多数是那个时候的广东人仿照广州的骑楼街建的。
广东的富商带去木料请苏州工匠将广作家具与西洋当时流行的家具款式相结合打造家具,产生了现在称为“上海装”的民国硬木家具,一时在上海一带影响力非常大!这段历史在央视的四集系列纪录片《帝国商行》里也有提及。《帝国商行》就是叙述广州十三行的荣衰史的,有兴趣的朋友可登录央视网站查看。笔者太太的爷爷在民国时去上海做生意,也曾带去一汽车的广作硬木家具,这些家具在日本侵略上海撤退时都留在那里了。
       除了以上两次规模比较大的硬木北上,其余的历朝历代都没有什么硬木大规模地在北方出现过。所以北方传承下来的硬木家具都是很稀少的,有也是零星几件,不象广东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一两堂的硬木家具。近十年时间中原各省份不断地有行家到广州进货,使得广作的老硬木家具几乎在全国的古玩市场都能见到。现在广东的老硬木家具存世量已日渐稀少,从去年(2008年)开始,广州的老硬木家具卖得比北京的还要贵得多了。
       古代我国使用黄花梨的历史很久远了,应该比紫檀要早,因为它是我国唯一本土出产的名贵硬木。广东人最早时也是用它来当香燃点,称为降香。现在去中药店买降香也是给黄花梨的碎料,如有朋友想知道黄花梨的降香味到底是怎样的,可以去买点试试。黄花梨烧出来的味道有点象紫檀的香味,但黄花梨的香味带一点点的中药味,没有紫檀的檀香味那么纯正。不过大家要小心,我在广州的中药批发市场买到过假降香,(见图142)其味道非常难闻!
黄花梨见于古籍记载反而较紫檀晚,紫檀在晋代崔豹的《古今注》已有记载,而黄花梨现今发现的最早记载是唐代。唐代陈藏器《本草拾遗》的记载已很具体,很准确地介绍黄花梨了:“榈木出安南(越南的古称)及南海,胡人用作床几,似紫檀而色赤,性坚好。”古代将黄花梨称为“花梨”或“花榈”,“黄花梨”这个词是在民国后才出现的。
黄花梨同样有油梨、糠梨之分,颜色有很多种,笔者所收集的标本就有几种颜色之多(见图143)。油梨坚硬沉重,含油量高,木质和颜色非常接近紫檀,入水即沉,但香味不及中梨和糠梨明显,颜色可分为紫黑(见图144)、紫红(见图145)、红黄(见图146)和褐黄(见图147)四种。油梨多鬼脸(见图148—图151),这块小木板长65厘米,上面就有几个大小不等的鬼脸。
       鬼脸是指黄花梨木上有一个圆形或椭圆形、里面有两个象眼睛一样的规整圆点,非常象西方人图画上的鬼魂形象(见图152—图155)。如果没有这种特征的只能叫木疖或疖疤(见图156),不能叫鬼脸,这一点大家要分清。木疖是树木的枝桠形成的,而鬼脸是由病毒入侵后,黄花梨树分泌自身物质进行包裹、杀灭后留下的印记,其形成的过程有点象瘿木。一棵黄花梨树如果由生长到砍伐的整个过程中都没有遭受病毒入侵,就不会有鬼脸。
很多专家学者和书籍都说黄花梨的鬼脸是木疖,是树身上的横枝桠留下的疖疤,这种说法是不对的。道理很简单:每一棵树都有横枝桠,如果是横枝桠造成的鬼脸,那应该每一棵黄花梨树都有鬼脸。但很不幸,笔者就见过整棵黄花梨树干开成木板后整块都找不到鬼脸的。
       油梨的木纹非常明显和好看,多数能形成行云流水纹(见图157)、旋涡纹(见图158),水波纹(见图159)等,象木化石一样的绸缎光非常强烈(见图160)。而糠梨木质疏松、干涩,份量轻,木纹多直纹,很少有鬼脸(见图161),有的甚至完全没有纹路(见图162)。但它们共同的特点就是都有黄花梨特有的降香味。
       油梨和糠梨到底是怎样区分的?我说一下广州古代的硬木买手是如何挑选硬木的大家就知道了。十九世纪前后,菲律宾的一个西方传教士真实地记录了当时的华人硬木买手在采购木材时的场景:中国人买硬木从不开列清单,不管是什么木种,先用刀斧砍下一块察看是否是红色木材;然后将其置于水中看是否沉水;再烧其香味来判断其木种。所以那时的广东人崇尚的硬木是红色、沉水和香味;不喜欢黑色的如乌木、黑酸枝、鸡翅等不是红色的硬木,这从存世的明清硬木家具中极少有上述三种黑色硬木所制的就可以得到验证。所以,广东人从古到今区分黄花梨的方法也是这样:沉水的是油梨;浮水的是糠梨;半浮半沉的是中梨。
在古代对黄花梨已有油梨和糠梨之分。据明初王佐增在《新增格古要论》的记述:“花梨出南番广东,紫红色,与降香相似,也有香。其花有鬼脸者可爱,花粗而淡者低。”相同的记载还有清代的《琼州府志•物产•木类》:“花梨木,紫红色,与降香相似,有微香,产于梨山中。”等等。以上记载涉及到了几个问题,笔者尝试在下面逐一加以解释:
       其一、其记述的是广东海南岛所产的黄花梨,这一点已无疑问;但按他们所述,指的都是黄花梨的油梨——紫红色、多花纹、有鬼脸这些都是油梨的特征;也有一部分是糠梨---“花粗而淡者低。”,这就证明当时的古人也不喜欢糠梨。海南黄花梨是出产油梨为主的,也符合了现在我们的调查结果:海南岛多山地,土地相对贫瘠,黄花梨树长得慢,所以树径不大;但颜色鲜艳,含油量高,木纹漂亮。既然海南岛不是糠梨的主产地,那明末北方出现的那一大批糠梨是从哪里来的?而且都是木径很大的大料?
       其二、《新增格古要论》提到了与降香相似,也有香味;《琼州府志》也说与降香相似,有微香。但我调查了广州的中药批发市场和中药店,据从业人员反应从古至今买降香都是给黄花梨碎料,并没有其他专门的降香。那为什么以上的记述都说与降香相似呢?按常理应该还有一种专门做香料的降香才对。通过十余年时间不断的深入研究,笔者发现黄花梨不但颜色有几种,香味也有轻微的差别,但都是降香型的。不过其中有一种香味特别浓,特别纯正的,那就是中梨---含油量不高不低,入水半浮沉的,颜色在红黄色与黄色之间(见图163),这种黄花梨特别香,特别好闻,下雨天味道浓得熏人。我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香梨”!不知道古代用来做香料的降香是否就是指这一种?油梨里有一种紫红甚至紫黑色的木料,其颜色和木质似紫檀,但香味却最弱和最不纯正。(见图164)。
       其三、古书上记载黄花梨都是紫红或赤红色的,那为什么我们看到的老黄花梨家具都是红黄、黄色、甚至是黄白色呢?这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红色的黄花梨经过长时间的使用,家具经过风化和光线的照射、湿布抹等,红色老化变成了红黄色或黄色了。另一种情况就是它本来就是黄白色的花梨木,被当成了黄花梨。其次“花粗而淡者低”这一记述也证明了当时广东人挑选硬木的方法和审美观都是正确的,糠梨通常不为人所重视。
       尽管我国使用黄花梨很早,却因为木器家具是有机物,历史久远的已很难保存下来,现今能看到的多数是明清两代的传世品,北方见到的都是明末的那批糠梨做的“明式家具”;从传世品来看,广东明代、清代到民国都有生产制作黄花梨家具,但绝大多数是油梨的!其喜好和取舍与北方和苏州地区截然不同,真可谓是泾渭分明。
  
二、什么是越南黄花梨,什么是海南黄花梨?
 
       相信这个问题困扰了很多人不知多长时间了。因为论及海南黄花梨的在国内已有很多著述,但对“越南黄花梨”的学术研究现在基本还是空白。笔者以前也有几年时间为之困扰,为求证这个问题,决定不远千里地跑到越南去考察。皇天不负有心人,现在总算是把这个问题搞清楚了。
在几年前,我国各地开始出现了很多所谓的“越南黄花梨”家具,本人经常去家具店里细心观察,发现这些“越南黄花梨”家具有很多疑点:
首先是颜色偏淡(见图165)呈黄白色甚至白色,与古籍中所记载的产于安南(越南的古称)的黄花梨大不相同。古籍记载的越南黄花梨是紫红色的,现在我们所见的“越南黄花梨”是“白色带点黄”,颜色相差太远。我们的黄花梨老家具是用旧了才变黄白色(见图166),但稍经整理上蜡仍是紫红色、红黄色的(见图167);而这种“越南黄花梨”再怎么打油打蜡,其颜色还是偏黄偏白。
       其二、重量太轻,一上手感觉轻飘飘的,不象是名贵硬木的份量。
       其三、木纹不对。老黄花梨因木质结实其黑黄相间的条纹如行云流水般非常清晰漂亮,且木化石般的绸缎光很强烈;而这些“越南黄花梨”不但没有绸缎光,木纹也非常凌乱和晕散(见图168)。
其四、没有标准的椭圆形里有两个眼珠子的鬼脸,木质也很疏松;香味不对,不是降香那种香型,且有一种甲醛般辛辣的刺鼻味道,非常难闻,与古籍记载的降香味的黄花梨完全不同。(笔者手上有一百多件黄花梨家具,闻惯了降香味。因为南方多雨潮湿,下雨天我放黄花梨家具的那一层楼里香得一塌糊涂,所以对黄花梨家具的香味笔者是非常敏感的。)
       带着上面的许多疑问,笔者于2007年去了一趟越南,专门考察越南黄花梨的情况,目的有三个:一是越南黄花梨到底是长什么样子的?二是其存量到底有多少?三是现在我们国内到处都有的“越南黄花梨”家具到底是什么树种?
我们一行人带上翻译从云南昆明飞到河内,因为听说这里也有越南人搞古董家具和黄花梨家具,所以先去河内。但在河内一带里里外外找了一遍,竟然没有见到任何黄花梨树和黄花梨家具的踪影。问当地开古玩店的越南人,他们也知道黄花梨很贵,当地人把黄花梨叫“杰”,是论公斤卖的,但他们现在也很难见到这种“杰”了。(见图169—图171)
       笔者深感奇怪,越南都很难找得到黄花梨了,那中国为何能进口到大量的“越南黄花梨”?
       越南不象海南岛那样补种了大量的黄花梨树,所以找起来非常困难。皇天不负有心人,一次我们住进河内四星级的胜利宾馆(据称是克林顿卸任后访问越南时住过的宾馆),休息前偶然走到房间的阳台,忽然眼前一亮,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蓦然回首,这不就是黄花梨吗(见图172)?原来在笔者住的房间外的院子里刚好有一棵很大的百年黄花梨树,一些树枝快伸进我房间的阳台了!那时的兴奋心情就不用说了,赶紧拿出照相机连夜拍了下来。
       第二天跑到院子里仔细查看,附近园子里还有好几棵(见图173—图180),树龄都在五十年以上了,肯定不是新栽种的,排除了最近才用海南黄花梨种子新种的可能。这个院子的树有好多工作人员管护,一问正是他们所说的很贵的、论斤称的那种“杰”,是他们这里原产的!这就是真正的越南黄花梨!
笔者仔细观察,发现它跟海南黄花梨是一模一样的!无论是树叶、果实、树型、树枝等等都一模一样!这就是说黄花梨并不是海南岛独有的,它们生长在同一个纬度带上!这就跟古籍的记载可以对上号了。我想办法从越南搞了一些老旧的越南黄花梨木料回来,它们大多数都是油梨,呈红黄色(见图181、图182)或褐黄色(见图183),其香味跟海南黄花梨一模一样,这才是真正的越南黄花梨!木质坚硬沉实,接近紫檀,比红酸枝的木质好得多!就我手上的木料而言,无论是木纹、木质、绸缎光等均比很多海南黄花梨要好!另外,越南黄花梨有没有糠梨?越黄的糠梨是怎样的?因为这次没有拿到糠梨的标本,笔者在这里不敢妄断。
       既然越南现在都很少有越南黄花梨了,那么我国大量出现的“越南黄花梨”到底是什么木材?这个疑问成了笔者随后调查的重点。
在河内的一些家具店和木器工场,看到一些工人在做家具活,但多数是花梨木的,既没有酸枝,也没有黄花梨(见图184、图185)。越南人近年来制造的在本地使用的家具其主要木材是各种花梨木,看来象酸枝、黄花梨这样的高等硬木在这里也不是一般人能用得起的。笔者问他们这些花梨木是哪里出产的,他们说有本地产的也有老挝产的。某次见到一些花梨木很象国内正在大量使用的“越南黄花梨”(见图186、图187),幸好我们的翻译是广东籍的越南华侨,越南排华前在河内做过木工,能说流利的广东话。他告诉笔者这叫“佬番格木”,是越南产的花梨木,有香味,木纹非常漂亮,是东南亚所出产的最漂亮的花梨木!这回终于搞清楚了,这种“越南黄花梨”根本不是真正的黄花梨!
后来翻译带我们到河内使馆区的政府招待所住宿,那里都是法国占领时期建的老房子,马路两旁种的全部是这种“佬番格木”。其树型挺拔高大,树干很粗,一般要两三个人才能合抱(见图188—图195),这种花梨木跟越南黄花梨根本就没有相似的地方,无论树型、树叶、树干、木质、香味等等都不是同一种树!
这次去越南真是不枉此行!但同时也不禁非常佩服国内的商家们,这种“佬番格木”十年前刚进口到国内时只是四五千元人民币一吨,现在硬生生让他们炒到了一百万一吨!真是世事无绝对啊!曾有个越南的海关官员告诉我们,越南黄花梨在越南是管理得极严密的,是禁止出口的;但“佬番格木”因为气候条件适宜长得快,大树多,前一段时间还允许出口。
       如果大家有机会去越南的林区,就知道那些检查站对每一辆车的检查,其严格程度不亚于检查毒品!那越南官员说,越南黄花梨能成材的早在明清两代基本已被中国人采伐光了,现在还哪有那么多越南黄花梨?叫我们千万要小心,不要上当。
那么,真的越黄跟假越黄(佬番格木)有何区别?其实真越黄与假越黄大部分是很容易分辨的,只有极个别经过精心挑选的假越黄表面上能以假乱真。真越黄是黄檀属里的香枝木类,而假越黄是花梨木类(是否是紫属花梨笔者不敢妄断),但据笔者观察它们应该是不同种不同属的两个树种。
笔者总结了一下,真越黄与假越黄的区别大体上归纳如下:
一、颜色。真越黄与假越黄的颜色相差很大,越南黄花梨的颜色是紫红、红黄、紫黑的为主,浅黄的也有,但所占的比例不大。在做成家具后经长年累月的使用,表面色素散失、风化,颜色才会变成黄色、金黄色或黄白色,稍加整理上蜡就会复原成红黄色。而假越黄天生就是花梨木特有的黄白色,木材开锯成板材时,刚锯开就是黄白色的(见图196),无论怎样给它上蜡其颜色也不会红到跟真越黄那么深。
二、重量。真黄花梨手感重,份量和老酸枝木相近,含油量高的甚至比酸枝重,大多数沉水;假越黄手感很轻,它的本质就是花梨木的重量,大多数是浮水的。
三、木质。真越黄比重、硬度、韧性都很大,棕眼很细,含油量高,木化石般的绸缎光强烈;假越黄棕眼很粗,跟普通花梨木一样,含油量低,木质疏松,没有那种玛瑙般的手感和绸缎光泽。
四、香味。真越黄香味纯正,是中药的降香。无论开锯、打磨、燃烧所发出的都是降香的幽香,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中药店买回来试试。假越黄的味道在开锯、打磨时发出的是甲醛一般的刺鼻味道非常难闻,令人难以忍受,可能还会对身体的健康不利。如到家具店里打开新做的假越黄柜子的门,就能闻到这股刺鼻的辛辣味道,根本就不能与真黄花梨的降香味同日而语。
五、木纹。真越黄的木纹如行云流水,清晰而不凌乱,鬼脸生动可爱,整块木板上就象是一位高手不经意间所作的山水画(见图197);假越黄的木纹凌乱且晕散,就象一位行家所说的“底子很脏”,木材上有很多散乱的小黑点,它们的木纹基本上是由很多小黑点组成的,并不是真越黄的那种清清楚楚的条纹带。
    总的来说真的越南黄花梨降香味纯正,棕眼细,木质密实、坚重,能发出有如玛瑙、黄玉一般的半透明的绸缎光泽,整体润泽结实;而假越黄木质干涩,颜色惨黄白,纹路凌乱,小黑点很多,底子脏,棕眼粗大且多,木质疏松,让人感觉很“柴”。
 
 三、黄花梨的特征。
 
       既然越南的真黄花梨在明清两代已差不多被采伐光了,那毋用置疑,我国的古家具用越南黄花梨所做的应该为数不少。有鉴于越黄、海黄的树种是一模一样的,其木质与海黄一样甚至很多比海黄还要好;在古代也从来没有海黄、越黄这样的产地之分,所以也就没必要把它们从古家具里区分出来了,实际上也没有人能把它们分出来!
只不过现在有大量的假越黄冒充越南黄花梨,再加上很多人的心目中一直瞧不起越黄,平时看见好的、漂亮的黄花梨就说成是海黄;把木质差的、木纹不好看的就归入越黄,将越南黄花梨的名声都糟蹋完了!其实,海黄越黄都有木质很差的木料,同理,海黄越黄也都有很好很漂亮的美材。
       在古时候,广州的木材商到两地去采购黄花梨木材并不分产地,只将油梨和糠梨挑出来分开堆放,明中期以后广州挑出来的糠梨都整批地卖给苏州人了。那时北方刚开始试着用硬木做家具,可能是不知道中原的人们能不能接受硬木家具吧,那些高价的紫檀、大红酸枝、黄花梨油梨等上等硬木不敢用来做试验,就买一些相对便宜的花梨木和黄花梨糠梨回去。谁知道一炮而红,明晚期的这批花梨家具在中原掀起了一股硬木风暴!到清中期以前,广东留存下来的黄花梨糠梨基本上被集中到了北方。
越南是湄公河流域的冲积平原,土地肥沃;再加上热带的气候极适宜黄花梨生长,所以越黄比海黄生长得快,又直又粗的大树多;越南又遍布河涌水网,船运方便,明代一个时间段内越南还是中国的一个省,所以古时候应该是先开采越南的黄花梨。理由很简单,越黄大材多,运输方便,跟海南岛同在北部湾的两岸;而海南岛是山区,运输困难,泥土相对贫瘠,黄花梨树长得慢,又多弯曲不直的小料和空心料,同一种木材,作为木材商人会选择哪里先开采就很容易理解了。
       所以从明清两代到改革开放前,海南的黄花梨并没有引起人们的足够重视,也没有大量开采利用的记录,以至海南岛的黄花梨树还能幸存到现在。我们从存世的海南黄花梨家具及日常用品就可以看出这一点:
从古代到民国,海南的本地人常将黄花梨作为建筑材料使用,并用它制作各种日常使用的生活器具和生产工具:如剁肉用的砧板、禽类和猪羊的食槽、犁柄锄把、木盆锅盖等,海南产的黄花梨在本地用来做家具也都制作得非常简陋(见图198)。黄花梨被炒作起来之前,在海南当地只把黄花梨当作一种很普通的木材使用,它在明清家具中也没有产生出一段辉煌的地方特色。由此可见,在明清家具中大量使用的黄花梨起码大部分不是产自海南岛的,而是产自越南!也只有越南产的黄花梨才有如此的大料(见图199明代的一块玉小画桌)!所以越南的黄花梨在古代已被采伐光应该是事实。
       下面我们来看看黄花梨有几种颜色:紫黑色(见图200)、紫红色(见图201)、褐黄色(见图202)、红黄色(见图203)、黄色(见图204)、白黄色(见图205),大家看了是不是觉得象一个色谱?但它们都拥有同样的降香味道!它们的木质也是颜色越深、份量越重就越好。我有四把清晚民初全油梨制作的黄花梨太师椅,其木质可以达到紫檀的木质,木纹却五彩斑斓、变幻莫测,这都是紫檀木所没有的(见图206)。所以把黄花梨叫“木中皇后”一点都不为过。
       黄花梨的木纹也是最多变化、形态最丰富、最好看的一种木材,它的最基本特征就是黑黄相间的条纹(见图207),这些黑黄色条纹又会组成行云流水纹(见图208,这是古代文人最喜欢的)、山峰宝塔纹(见图209)、海水云纹(见图210)等等;还有它的木疖(见图211)、特有的鬼脸(见图212)、如玉一般的绸缎光(见图213)等,摸着、看着它们都是一种无上的享受!
老黄花梨家具在用旧了以后,是可以还原的,稍加打蜡保养,它就会显出昔日的风采。大家看看这些黄花梨家具打蜡前(见图214)和打蜡后(见图215)是否大不一样?还有就是黄花梨的幽香,在下雨天它那幽幽的象兰花一样的降香味真是沁人心脾,令人安静宁神。只要闻过这种味道,你会一辈子都忘不了它。
 
 
  
四、黄花梨家具赏析。
 
 
1、黄花梨雕龙凤呈祥三屏式宝座椅一套(四件)(见图216)(笔者藏)
       这套宝座椅表面有油漆,通体用黄花梨大料、整料做成,靠背和扶手的用料厚度超过7厘米,当时整套家具起码要用一到两吨的木料来做,现在整套椅的总重还有近千斤,非常罕见。全套家具满雕,椅顶雕凤凰送宝,两侧雕二龙戏凤,强光下金黄色的绸缎光异常强烈。(见图217)
 
2、黄花梨雕花卉人物套椅(四件)(见图218)(笔者藏)
       这套椅通体用黄花梨中梨(香梨)做成,下雨天降香味很浓,绸缎光强烈。整套椅子有很多鬼脸,长椅的座板上有几行共二十多个鬼脸(见图219)。所雕拐子纹是先铲地留出阳线、再在阳线上打凹,非常难做,稍不留神就会崩碴。笔者细心查看了整套椅都没发现有雕崩碴的地方,工匠的技艺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3、黄花梨雕灵芝盘长纹大卷书条案(见图220)(笔者藏)
       此案雕灵芝如意、绳结盘长纹,寓意吉祥如意。透雕浮雕均工整圆滑,是典型的黄花梨雕工。面框里的独板如行云流水般的木纹里夹杂着三四十个鬼脸,令人爱不释手。如此良材如今已再难觅到另一件了,实属难得。规格:190X45X107.5厘米。
 
4、黄花梨雕卷云纹翘头案(见图221)(笔者藏)
       此案通体都是木化石般的绸缎光,整张案都是黄花梨中梨(真正的降香)做成,每逢阴雨天香味特别纯正、浓厚。剑把腿、牙板两边雕回纹,翘头做成卷书状,保存完好。规格:130X47X89厘米。
 
5、黄花梨透雕几何纹方桌(见图222)(笔者藏)
       方桌为双拼面板,典型的广作风范。面板边框上有大小不等的近十个标准的黄花梨鬼脸,也是非常难得的黄花梨家具。规格:90X90X87厘米。
 
6、黄花梨浮雕斗钩(拐子)纹琴几琴凳(见图223)(笔者藏)
       这两件家具是收自同一人家的整套家具中的两件。所用的黄花梨油梨是绝对顶级的木材。木质坚实细密,通体散发着耀眼的绸缎光泽,遍布行云流水纹、鬼脸。家具的所有看面都被刮磨出指甲圆,寓意天圆地方、方中有圆、圆中有方。铲地留出斗钩(拐子)纹阳线,再在阳线上打洼,代表阳中有阴,是我国道家思想在家具上的具体表现。这种在阳线上打洼的雕工非常难做,稍不留神就会崩碴报废,是极耗工时的活。
规格:琴几107X54.5X47厘米;琴凳54X40X41.2厘米。
 
7、黄花梨雕麒麟纹大圈椅一套(见图224)(笔者藏)
       这套圈椅是改革开放初期的产物,当时社会上还没有炒作黄花梨,仍不被人重视,所以做工不是很精细。但圈椅做得很大气,整套椅油梨、中梨、糠梨都有,下雨天香味仍极浓。用的都是大料好料,木质细腻光滑,象玉一样的质感显露无遗。
规格:椅子圈径73.5厘米;全椅62X48X100;茶几43X33X72厘米。
 
8、黄花梨透雕凤穿牡丹太师椅(四张)(见图225)(笔者藏)
       这四张太师椅顶部雕凤穿牡丹,靠背中间用螺钿镶嵌出梅兰菊竹的图案,四周雕以西洋花草围绕,牙板和腿肩雕狮头,四足雕狮爪,是典型的中西结合的家具。椅的正面和背后雕同样的双面雕工。尤其四张椅子的座板面板是同一块料开出的,非常难得。规格:座宽63厘米,座深53厘米,背高110厘米。
 
9、黄花梨雕五福捧寿、事事如意六件套椅(见图226)(笔者藏)
套椅四短两长共六件,是以前罗列于官宦巨贾人家的厅堂中间相对摆设的套装椅。椅的正面和背后雕同样的工,也是双面雕。四边牙板雕有四只祥蝠、靠背中间雕一只大蝙蝠和一个寿字,组成“五福捧寿”。每张椅的扶手雕有四个如意,寓意“事事如意”。这套椅通体有木疖和鬼脸纹,下雨天降香味浓厚,六张椅通体闪耀着耀眼的金黄色绸缎光泽,木质光滑细腻。
 
10、黄花梨大九龙壁(见图227)(笔者藏)
大家都知道故宫博物院里有石雕的九龙壁,笔者也有一个,但是是用黄花梨雕的。该黄花梨大影壁用高浮雕手法精工雕刻了九条云龙追逐太阳,所用板材都是超过五厘米厚的大料,如此大尺寸的黄花梨作品已很难再有第二件了。规格:79X197厘米。
 
11、黄花梨高浮雕龙凤呈祥挂屏(一对)(见图228)(笔者藏)
    这对挂屏的屏心也是用几厘米厚的黄花梨整板精心雕制而成,雕工之精美是我们现代人没办法再用手工重现的。这对挂屏原来有红色的油漆,被人用来冒充红酸枝,现在已经将油漆脱掉。规格:40X116厘米。
 
12、黄花梨透雕寿字纹灵芝腿下卷大几(见图229)(笔者藏)
    此几做得很大,造型端庄大器,四腿足用整木镂透雕出灵芝如意造型,两端圆牙板各透雕一个寿字纹,面板独板上有一整个蘑菇型行云流水纹,非常好看,此几香味也很浓。规格:132.5X53X44厘米。
 
13、黄花梨中堂四件套(见图230)(笔者藏)
   这套中堂是古时身份比较一般的富户所用,通体几乎光素无雕饰,只用打洼起阳线作为装饰。在椅的靠背上阴阳相间地雕有几道深浅不一的几何纹,别小看这几道几何纹,想雕到不露刀痕又不崩碴并不容易。整套家具都是用黄花梨油梨的大料制成,方桌和平头案上都有标准的鬼脸和行云流水纹。工虽然不算精,但用料却是非常大器。规格:平头案207X42X102厘米;方桌89X89X84厘米;椅子54.5X44X101厘米。
 
14、黄花梨雕龙纹特高束腰五足香几(一对)(见图231)(笔者藏)
   这对香几通体是黄花梨特有的行云流水纹,五腿足部雕成草尾龙,腿部作为龙身,龙头在膨牙板上,并装有十只草龙角牙,笔者在两张几上各找到一个标准鬼脸。这种香几在古代也不是一般普通人家使用的器物。规格:直径32.5,高77厘米。
 
15、黄花梨雕葡萄灵芝纹太师椅(四张)(见图232)(笔者藏)
这四把椅的木质非常好,已经可以追上紫檀,但其变幻莫测的木纹却是紫檀所没有的。下雨天仍有降香味,绸缎光强烈耀眼,木纹和木疖非常好看。是笔者所有黄花梨藏品里面含油量最高、木质最好的藏品。规格:58X55X108厘米。
 
16、黄花梨雕福禄寿纹太师椅(见图233)(笔者藏)
   这张清中期的太师椅也代表了当时的标准黄花梨做工。座板为铁力木,其余通体是黄花梨做成,寓意金帮铁底、江山永固。四平脚枨是清中期广作家具的特征。所雕蝙蝠衔双绳结加双寿桃和双葫芦,寓意福禄寿皆双至(双结),吉祥如意之味很浓。此椅通体也能找到鬼脸。规格:62X48X98厘米。
 
17、黄花梨雕西番莲纹太师椅两椅一几(见图234)(笔者藏)
   太师椅的靠背为正反两面雕工,四边牙板都雕有洋花草,足部为虎爪,靠背的中间板一张雕菊花,另一张雕竹子,是中国较传统的纹饰;其余遍体雕西番莲和洋草,应是当时旅居广州的西方人定做的家具。雕工如此精美繁复,在清晚民国的战乱时期仍能保持如此好的造工已属不易,茶几不是原配。
规格:椅子63.5X54X107.5厘米,茶几41X41X78厘米。
 
18、黄花梨小画桌一张(见图235)(笔者藏)
小画桌降香味浓,木纹和绸缎光还可以,有大小不同的鬼脸近十个。面板为两拼,是同一块料开出;桌面两条长边、两条长牙板和两条短牙板也分别是同一块料开出的,非常难得。规格:103X60X79厘米。
 
 
19、黄花梨三屏风长禅椅(见图236)(笔者藏)
此椅缺一角牙,其余部件均为原装。座面是独板,有两行行云流水纹,同一块木板上有两行纹路非常少见,上面还有许多鬼脸和木疖,实在难得。该椅虽然饱经沧桑,现在在阴雨天仍然能闻到黄花梨特有的降香味。规格:60X189X79厘米。
 
20、黄花梨一块玉小画桌(见图237)(笔者藏)
    这张小画桌的腿足还是八字型的(上窄下宽收分明显),这种腿足在广作硬木家具的存世品中并不多见。面板是一块五厘米厚的黄花梨木整板做成(北方称一块玉),其宽度接近70厘米,在黄花梨的存世品中实属罕见,可见这棵黄花梨树有多大!从其造型和木质的风化程度来看,其年份应该有几百年以上了。规格:68X86X89厘米。
 
 
 
 
五、黄花梨家具辨伪。
 
黄花梨的辨伪主要集中在家具的辨伪上,因为一般人现在能接触到真正的黄花梨木料的机会已经不多了,但对假黄花梨木料还是不得不察。现在用来冒充黄花梨的木材一般都是各种花梨木,另外就是黄白色的酸枝木类。要将假冒黄花梨的花梨类木材区分出来,其关键要点是分辨木质木纹。因为很多花梨木也有多种香味,经验不够的人单靠香味难以分辨。再加上花梨木的木质、木纹也很有自己的特色,所以重点还是靠看这些特征。
1、假冒黄花梨的花梨木的特征
花梨木的颜色由白色、浅黄、红黄到赤红色的都有,含油量越高,颜色越深,份量也越重(比重从0.5-1.05的都有)。印度产的花梨(以前叫做“印度紫檀”和“蔷薇木”的紫属花梨木)通常比重都较大,但不易闻到香味;泰国、缅甸、越南等东南半岛产的花梨木偏黄白色,香味却较易闻得到,尤其是泰国花梨的香味既好闻又持久。
花梨木的木纹特征通常都是黑色或紫红色的条纹带不明显或没有条纹带,也很少能形成行云流水纹,更难有真正的鬼脸,这些特征跟黄花梨的区别是很明显的。另外,花梨木通常都较疏松粗糙,没有名贵硬木的份量和质感,棕眼又粗又多,含油量不大,给人很糠的感觉。所以,在古代广东是将花梨木列入洋杂木的。
有些花梨木也有绸缎光,但很散漫不聚集,一般以直线状或点状存在(见图238),不象黄花梨的绸缎光是以成片存在的(见图239)。很多花梨木用指甲能划动,而大部分黄花梨木指甲是划不动的。掌握了这些基本特征,要区分花梨木和黄花梨便不太难了。
值得注意的是黄花梨糠梨里也有一些没有深色条纹带、木质很差、含油量低、份量轻、木质很象花梨木、且香味不明显的,这种黄花梨笔者认为已经没有将其区分出来的必要。因为其木质、木纹及其它特性都不象黄花梨,已是名副其实的花梨木了,所以最好就象古代的广东木材商人一样,把它扔到花梨堆里算了。
用浅颜色的酸枝木假冒黄花梨其相似程度要高一些,因为它们的深色条纹带比较相似,有些也有行云流水纹和山峰宝塔纹,但数量不多;酸枝也有少量的木疖和不标准的鬼脸(见图240)。这类酸枝木没有黄花梨的香味,用降香味来分辨会非常准确。据笔者的研究,有一种酸枝的味道酸得非常难闻,一般人闻了后会头晕作呕的,其余的酸枝木多数没有什么味道。所以遇到这种木材最好的鉴别方法是闻香味。
闻黄花梨的香味,有一点要特别强调,无论是海南黄花梨还是越南黄花梨,都要区分老料还是刚砍伐的新料,因为老料和新料的香味有区别。古代的老料砍伐后会在森林里存放几年到几十年,让木材自然虫蛀和腐熟。经过这样处理的老料一般降香味纯正、浓郁;新砍伐的木料其香味有一点点新鲜木头的味道,降香味不太纯正。新料在仓库里堆放或做成家具二三十年以上,其香味也会自然老熟。
    至于现在以假越黄来冒充黄花梨的都是新家具。据笔者多年的经验,古代的家具里很少有这种假越黄,因为它的各项指标如颜色偏淡、份量轻、木质疏松、含油量低等等都达不到古人的要求,所以古代的广东木材商很少采购这种木材,古家具里就极少有这种木材的家具流传下来,至少笔者至今还没有见过。在分辨方面主要抓住两点:一、是香味香型不一样。用打火机把假越黄的表面烧得发烫,就能闻到其甲醛般的那股刺鼻味道。二、尽管假越黄也有深色条纹带,但其条纹带都是由很多散漫的小黑点组成的,其木质还是离不开花梨木的特征,棕眼多而粗,没有绸缎光,只要细心的对比辨别,就不难区分出来。
要在老家具里辨别黄花梨家具的难度更大,层次也更高。很多老黄花梨家具不但表面已风化发白,跟其它木质的老家具混在一起很难分辨,而且古时广作家具里大部分都有老漆(见图241),有老漆的家具就更难看出木质了。
为什么广作老硬木家具大多都有漆呢?这里就不得不说一下古代闻名全国甚至全世界的“广漆”了。
何谓“广漆”?清代李调元在《南越笔记》中载述:“广漆,广中产漆,售行他省,皆称广漆。粤中工人制造几、匣、器皿,无不精雅。髹器中,磨砑最细者,退(推)光为上。”广漆就是在硬木家具刮磨抛光后,为保持硬木的颜色不易褪色、变色而在家具表面上加工的一层透明漆。具体方法是在家具表面先刷一层透明漆,然后趁油漆还未干时用布擦掉,这样家具表面就会留有一层非常薄的透明漆,反复多次,每次都要将漆揩得极薄极薄。待漆干透后,还要进行打磨推光,使家具表面平滑光亮透明,不仔细看根本不知道家具已上过漆。
上广漆的目的:一是充分体现硬木木质、木纹的天然纹理,使其清晰美观,表面光滑透亮,使家具历久尤新,还省却了经常上蜡保养的麻烦;二是在明代时古人崇尚红色,因为红色代表吉祥喜庆。但明代朱红色的大漆是皇家和官府垄断的,普通老百姓不能使用,聪明的古代工匠就用透明漆罩红色硬木家具来代替——上了透明漆可使硬木家具表面的朱红色泽长久保持;三是广东气候炎热潮湿,不适宜上蜡,上蜡后会长毛,发出一股发霉的难闻味道,天气热人爱出汗也会污染腐蚀家具,使家具表面变色;四是广东多雨潮湿,潮湿的家具容易腐朽风化且不容易出包浆。因此,古人便发明了这种“广漆”,既能保护家具,又能使家具美观耐用。
这些广漆家具经过两三百年的使用,如没有重新翻新上漆的话,它的旧漆会脱落并使家具表面风化。剩下未掉的油漆又跟很多长年累月留下的污垢混在一起,形成一层很硬的皮壳,使辨认家具的木质造成困难。老家具里能与黄花梨相近的也是花梨和酸枝类的木材,所以鉴别老家具难度更大。
笔者从多年的经验总结了四句话来概括,就是:“观其纹,量其重,闻其香,察其色。”希望能对广大朋友有所帮助。
《中国紫檀黄花梨家具的研究与辨伪》----第三部分  邵敏健著
(2011-04-25 22:44:50)
第三部分  与其他书籍中的不同观点探辨
 
在这一部分里,纯粹是作为学术探讨,互相讨论印证事实的真相,并没有针对某个人的意思,特此说明。
一、   与故宫的专家们商榷
周默先生所著的《木鉴》和《紫檀》两本书中都有提及一张藏于颐和园的紫檀罗汉床(见图242,图片摘自周默先生的原著),《木鉴》的说明是五屏风床,而《紫檀》一书却说是七屏风床。周默先生两本书都说这件家具80%是酸枝木的,其中《紫檀》一书还说是由故宫博物院的研究员胡德生先生会同几位专家反复鉴定过,将其大边、膨牙、床腿断为酸枝木,周默先生也同意这个判断。其实这张罗汉床是一张油檀与糠檀合用的标准器。看来这些专家们对紫檀的认识还相当少,只认识含油量高、颜色深的油檀,根本不认识含油量低的糠檀!笔者想,在现实生活中,一些老紫檀家具因为杂有糠檀而被断为酸枝木或“老红木”的不知道会有多少!
据这些专家们说这张紫檀罗汉床在古籍文献中有明确记载此床是紫檀造的,因专家们的眼力问题,竟然轻率推翻文献的记载,本人认为是很不负责任的。他们应该想一想,乾隆盛世好大喜功的乾隆皇帝为什么要做假的记录?广作家具历来讲究满彻用料,绝不掺假,何况在皇帝的眼皮底下?在宫廷造办处的严密监督下冒杀头之罪来欺君犯上——就算那些官员敢,广东的工匠也不敢啊,更不值得啊。
笔者从图片来看这是一张典型的乾隆工广作家具,也是一张标准的油檀拼糠檀的紫檀家具。表面上看家具的用料颜色相差很远,但这些浅颜色的糠檀其一切指标包括檀香味、在墙上划出的颜色、用酒精试出的颜色都和油檀是一样的。这些专家们只要用酒精试一试就知道了。
   
 
二、与《鉴宝专家张德祥谈家具收藏》(张德祥著)探辩
 
1、其第一章所说:“比如酸枝(北方称红木)为材料做的家具,通常都是清代以后才从海外大量进口酸枝木材来做家具。所以,如果有卖主指着一件红木家具跟你说是明代的,那就是拿你当小孩骗。”
辩:首先,北方所称“红木”并不是单指酸枝,而是通指象大红酸枝、紫檀、黄花梨油梨等红色的优质硬木,因此也方便了很多“专家”在看不懂木质时,便用“红木”来做托词。其二、从秦汉时期至民国,全国除广东外,其他省份都没有大量进口酸枝或其他硬木的记录,只有广东是一直在进口硬木的唯一口岸。广东买手挑木材是专挑大红色、含油量高、又沉水的各种优质硬木进口的,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大红酸枝,只是因为广东在明代时便在使用“清式家具”,所以广作的明代酸枝家具多数被北方的专家断为“清代家具”。
 
2、“为什么明代家具样式这样简洁,而到了清代就变得繁缛?”
答:清代以前内地及北方的家具都是以苏州为代表的“明式家具”为主,直到清康熙、雍正才把广东工匠及广作家具引入到京城和宫廷里,从此开始了以雕工精美华丽、造型稳重大方、木质高级昂贵的广作家具取代那些简单、老土、呆笨的明式柴木家具,从此改写了中国的家具史,也奠定了广作家具在全国的崇高地位和深远的影响力。
 
3、在第75页第三行张德祥先生提到的:“黄花梨较轻,而红木则较重。”
辩:这种观点在北方的专家和行家里持相同看法的不少。因为北方人通常只见到过明晚期苏州人从广州买去做家具的那批花梨木材里掺着的黄花梨糠梨,这些糠梨确实较轻且大部分都不沉水;他们又没有什么机会接触黄花梨油梨的家具,所以不知道黄花梨油梨家具有多重。在这里张先生的“红木”应该是指大红酸枝吧?老糠梨确实比酸枝轻很多,但油梨有很多都比酸枝重!张先生在这里有点以偏概全了。
    不过这也难怪张德祥先生,笔者发现北方的专家好象都只看得懂明晚期的那批苏作黄花梨糠梨,而根本不认识明清两代至民国其间,广东所生产的黄花梨油梨家具!
 
4、75页第4行:“老家具行中有‘老花梨’之说,其实只是旧商人为求卖高价所创造的异名,它是指形态近似黄花梨的普通花梨。”
辩:张先生此说就有点孤陋寡闻了,古家具里确实有一种老花梨木家具。笔者手上就有几件(见图243),故宫博物院里现存的老家具里也有这种老花梨。它是紫属花梨木,木质细腻而沉重,也能沉水,棕眼不明显且少,重量和密度接近大红酸枝,颜色接近大红色;香味不是黄花梨的降香味,而是一种甜香;也有很标准的鬼脸,与清晚民国后的草花梨完全不同,在古代时该种木材的价格与酸枝同价。这种老花梨在清代后就绝迹了,后来被草花梨所代替。
 
5、75页第10行:“在明式家具传世品中,黄花梨和家具占了大多数,清代中期以后,黄花梨家具极为罕见。”
辩:事实是正好相反。苏州是明式家具的主要产地,明式家具的传世品多数木质是榉木、榨榛和其他柴木,花梨木和黄花梨糠梨在其中只占了极少数。明晚期苏州人进的那批花梨木在清中期以前基本已经用完,所以清中期以后苏作家具极少再有黄花梨出现。而广东省是黄花梨的产地,也是古代黄花梨的进口口岸和集散地,明清两代至民国,广东仍有大量的油梨在用作家具。改革开放前,广东的很多算盘厂还在用海南产的黄花梨做算盘!(见图244)
 
6、75页所述的“‘铁力’……近代广东人称其为‘东京木’”。
辩:张先生在这里把木种弄混淆了。广东称广西产的铁力木为“铁力”(见图245);称马来西亚和加里曼丹岛坤甸地区产的“进口铁力木”为“坤甸” (见图246);称东南亚产的一种格木为“东京”,东京是进口木材,比铁力木轻得多了(见图247)。广东在建筑、造船、家具等方面大量采用的是坤甸木(“进口铁力”),广西产的铁力用量较少,广东人也有称其为“细丝铁力”以区别坤甸木的。
 
7、第76页“紫檀木饱含色素,初剖开呈鲜红色,经打磨烫蜡会呈黑紫色,年代久远后或经日晒雨淋湿布擦拭,外表色素散尽,则呈灰白色,但一经水湿则立刻又变为黑紫色。”
辩:根据笔者用新紫檀木料和老紫檀木料分别做过试验,很多新做的紫檀器具打油或蜡后不会马上变黑,新的紫檀家具甚至需要一百几十年的时间才会自然变黑。另外,千万不要用张德祥先生所说的紫檀家具用水洗后会变黑色的方法来检验紫檀!笔者收过近万件硬木家具,发现无论任何硬木,经水洗湿透后表面都是黑色的,如用这个方法去检验紫檀你就上大当了!
 
8、第79页的“铁糙”和“南枝”:“铁糙木质近似铁力,但纹理直而无华。色暗黑少光,可冒充红木,多为晚清广作民间家具,广东地区现在称其为‘昆滇木’。近来有商人称铁糙木为‘棕竹木’,以求善价。”“南枝产自广东,色泽重量均与铁力同,只是纹理较少,常与铁力同用,有‘南核桃’之称;云南人称其为‘毒核桃’,其果不可食,但可做雕刻工艺品;广西人则称其为‘白檀’”。
辩:笔者本人的祖辈都是广东人,还从来没听说过广东有“铁糙”和“南枝”这两种木材,恕笔者孤陋寡闻,不知张先生具体是指哪一种木材?如“铁糙”是指坤甸木,那张先生又错了,广东从清代至今都是叫它“坤甸”,因为这种木材是从加里曼丹岛的坤甸市进口的,一直都这样称呼,从来没改过。坤甸木也不可能冒充“红木”,因为坤甸木开锯时是黄白色的(见图248),用久了则变成黑色(见图249),无论是木质还是颜色都与“红木”相差得太远了。清代时在广州从事坤甸木制作的作坊是很令行商看不起的,他们统统被赶到广州市的河南,不能进入河北。这些从事被当时看作不入流的低等硬木制作的从业人员也不敢越雷池半步踏进河北的。不知张先生的冒充“红木”一说是从何而来?
 
9、第111页第6行:“台字是上海方言,他们称桌为台,中国传统的称谓是案桌,如书案、画桌等。”
辨:张先生此处又大谬矣。枱是广东方言,不是上海方言。广东从来都没有案和桌这种称谓,从古至今都是叫枱。如吃饭的方桌叫八仙枱或方枱;平头案和下卷案叫桥枱;在神位前的叫神枱;画画用的叫画枱,还有圆枱、书枱、办公枱、梳妆枱等等等等;而上海台的称呼应是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后,广州十三行被迫关闭,广东的富豪们带着大量的硬木家具和硬木木材到上海定居、投资,请当地的木匠打家具时称要做什么枱什么枱,这样才在上海传开的。现在全国也基本上就广东和上海仍把桌案等称作枱。
 
另外,还有很多所谓的“专家”们所写的书和说法,要不就是错谬连篇;要不就是在讲故事,没有一点有价值的东西,在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太累!象《紫檀情X》这一类完全是外行人所抄袭拼凑、错谬连篇的木器书籍,就更不值一驳了。

 



 
分享到:
 
        版权所有:晋元宏古典文化艺术交流网  津ICP备12000524号-1  联系电话:13302112075 您是本站第位访客